细胞色素C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前天上午在实验室外的长凳上遇到一个小姐姐,一边给朋友打电话一边哭,讲她课题不顺,情场失意,生无可恋。我看她妆都花了,就从白袍里翻出自己的纸巾递过去。
今天重感冒没起来床,窝在宿舍一上午,刚刚有人来敲门,我爬起来,没化妆也没梳头去开门,就看到前天的小姐姐站在门口,然后递给我一块小蛋糕。不知道她怎么得知我宿舍号,聊不了两句她又要去实验室,急匆匆跑走了。

这几天本来很丧,大考在即,又莫名其妙被传染了感冒,喝了三九之后睡到天昏地暗,连响了五遍的闹钟都没听到。可是不管多丧,想到温柔以待的人,总是会有今天把单词书背八遍的冲动,希望这个小姐姐也能努力加油。难过却温柔着,又丧又努力着,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晒被子去了。

【少暗】一个简单粗暴的厨房play

在开车之前脑补出了一个长长的故事,他俩小时候怎么样,后来为什么分开了,一个去了少林一个去了暗香,怎么又相遇怎么谈恋爱最后怎么就住在一起了……甚至还认真想了名字,结果打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只剩下了黄色废料。

对了这个大和尚出家之前是个大家少爷所以会有丫头叫他大少爷。

暗香用了“我是个骄傲的厨子”的梗。拔刀清血债,收刀下厨房。居家好暗香,各位大师了解一下。

点我了解

我也可以了解

图片版也可以了解

实在不行备份也可以了解

挂了请滴滴我,第一时间补链接。

我想吃辣,我想喝不腥的蘑菇汤,可是我只能吃食堂啊呜呜呜……

看评论里大家都饿了,我个人感觉,蘑菇还是要和肉或者鱼一起煨汤比较好喝,或者可以尝试西餐里汤的做法,只用蘑菇煨汤还是少了点滋味。大家不要学大和尚,天天不想着吃肉喝酒,净想着怎么折腾自家小香香。

 大家好hhhhhh感谢上一篇的热度和评论。我看的时候热度是19,就挑战到20个热度的内容吧。

 

今年虚岁21。正当各种麻烦事开始堆在一起的年龄,平常碎碎念难免有点多,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

 

bgm很多,大多来自kalafina和fj,挑了几首最喜欢的,大家可以直接戳歌名听。

oblivious

晓之车 

你将化作光芒 —— 从梦中醒来的人,你在追寻什么?

symphonia  —— 我怀着这份理想出发的那刻,一定会有寂静的钟声为我送行,去往那无尽的地平线。

sapphire —— 被爱触碰的心中,有你留下的光芒。即将被黑暗吞噬的道路,也被这苍蓝的光点亮。

光之旋律 —— 你将这首歌命名为希望后放声大哭。

夏天的苹果 —— 那是个一无所有的夏天,我所能做的只有尽情恋爱。

distance

星屑

伤痕 —— 我从寂静中走出,走向遥不可及的黎明,只为了却夙愿,我要穿过这片黑夜。

春天黄金色的梦中 —— 晚安,在这片金色的梦境中玩笑吧,距离和你相遇的那一天,还有多远呢?

明日的景色 —— 黎明蜂拥而至,明月西沉,今天与明天,在此刻分界。

 

经验倒谈不上,我倒是觉得有灵感的时候抓紧写比什么都重要,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灵感来了哗啦哗啦手都不带停的,灵感没了盯着屏幕一下午一个字也打不出来。

撤试!还有人记得我吗!
我自己都快忘了这个号的密码了,试了五六次才登进来。
突然想玩一下这个挑战……大家快把我从咸鱼到不想学习不想待在实验室也不想码字的边缘拉回来吧…

其实最近的生活像一个困局,正着走无解,反着走也无解,只有自己越陷越深。很丧的时候忽然想起后勤组,上来把之前各位给我的评论又看了一遍。
七月份放了暑假后,我去了一趟非洲,是带着项目去的,也没能好好玩,但当我路过茫茫黄沙上的一座小镇时,脑子里忽然全是他们,很想和大家分享我的坐标,说我也看到了同样的风景。奈何非洲信号太差,我试了很久都没能连上网,后来忙着赶paper,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勤组/琛羽】未来之约 下

前文链接:  

放出了夏天的苹果电子版,在文章最后。

————————————

第二天早上六点整,陆琛照例被起床铃叫醒。他习惯性地跳下床去,马上发现自己踩了个空,好在他每天那么多引体向上也不是白做的,连忙双手握住栏杆,没让自己掉到地上去,才放轻声音下了床。小庄羽已经坐了起来,正盯着被子发呆,似乎还没完全清醒。陆琛昨晚本不想让小庄羽起这么早,但考虑到这震天响的轰炸式起床铃,还是做好了带他整一天的准备。

“早上好。”陆琛想摸摸小庄羽头上翘起来的那撮头发。

“早上好,哥哥。”小庄羽歪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

这声哥哥叫得陆琛好一阵心神荡漾,他急忙清清嗓子,告诉小庄羽可以再睡一会。

小庄羽却摇摇头,掀开被子下了床。他摸到自己的衣服,也不避讳,当着陆琛的面就脱了自己的睡衣。陆琛倒吸一口气,急忙走进了卫生间。

大清早的十分容易出事,他得好好冷静一下。

 

早饭是陆琛带他去的,窗口离地很高,庄羽够不到,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陆琛托着他的腰侧,双臂一个使劲,稳稳当当地把人抱了起来。

“阿姨好!”小庄羽看见窗口阿姨略带惊讶的表情,略一思索,笑着给她打了个招呼。

里面阿姨一见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内心的母性光辉立马就藏不住了,拿盘子给他盛了满满一份早饭。

陆琛接过他的那一份饭,看到窗口阿姨向他比了个大拇指。

“……”陆琛想解释一下,但部队纪律规定不能说话,他只能憋在心里。

 

虽说多了个小孩子,但蛟龙一队的日常训练不能丢。小庄羽坐在一旁的休息区,看着其余人进行训练。

陆琛照例和石头比臂力。陆琛基本上没赢过,还要被每天都能赢了石头的佟莉嘲笑一番。但今天陆琛能感受到背后小庄羽两道目光,手上力气不知道为什么出奇地大,竟然第一次赢了石头。

“哇!”他远远听到小庄羽在休息区鼓掌。

“唉,你有诶有觉得陆琛今天特别拼命?”休息时间,徐宏和杨锐咬耳朵。

“是有点拼命,”杨锐回答道,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个人,陆琛正把小庄羽举上单杠。

“年轻人啊……”

 

晚饭后轮到陆琛站岗,他去枪械室领了枪,走到甲板上自己的岗位去。平常和他搭伙站岗的都是庄羽,这会大的那个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临时换成了二队的队员。

不到一刻钟,陆琛就看到小庄羽也跑来了甲板上,正冲自己招手。站岗期间不得擅离职守,这是白纸黑字的军队纪律,陆琛摇摇头,没有动。小庄羽见他不来,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给他招手。

陆琛还是没有动。

小庄羽这次明白他是在站岗,干脆跑过来在甲板上坐了下来。两个人离得不近,也不算太远,归巢的海鸟从他们头顶上掠过,临沂号正驶向远方的夕阳。

夕阳沉进大海的时候,陆琛的站岗时间结束了。小庄羽见他交接完毕,马上就黏了上来。

“哥哥,这个是真枪吗?”小庄羽指着陆琛胸前挂着的枪,兴致勃勃地问。

“是啊。”

“我……我能不能看一下?”小庄羽抬起头,眼睛里满是期待,“就一下!”

陆琛有点为难,真枪实弹他不敢交给小庄羽,一是部队纪律不允许,最重要的是不安全。

“哥哥?”

“嗯?”

“能不能……”

“不行,”陆琛还是拒绝了他,“太危险了,你不能碰。”

“可我以后也是个军人啊?”

“那是因为你以后接受了专业训练,现在的你还不行,明白吗?”

“嗯……”

陆琛明显能听出他话语里的失落,有点不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别难过,哥哥给你保证,你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好吗?”

“你怎么知道呀?”小庄羽看着他问。

“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再熟悉长大的你了。”陆琛半跪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

“什么意思?”

“你会明白的。”陆琛不再解释,走去枪械室还枪。

 

晚间小庄羽照例跟他睡。熄灯之后的宿舍里只能听见海浪的声音。

“哥哥?”

“我在。”
“你睡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陆琛一手抓着栏杆,和昨天一样探出头去。

“你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是真的吗?”

“当然,”陆琛听着波涛声回答他,“感觉很不可思议?”

“嗯。我总是感觉军队和战争这些东西,离我很遥远。”

“你长大了也说过,小时候根本没想到自己长大了会去当兵。”

“那我为什么参军了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在陆琛的记忆中,庄羽并没有对他说过参军的理由,陆琛也不多过问,两个人都留着自己的一点秘密,他们的感情才能一路发展下去。

“不过现在我找到了一个理由。”

“真的?是什么?”

“我想……想再一次遇到你。”

陆琛一时间想不出该怎么回答他。

“因为哥哥……人这么好,对我也好,又这么厉害,我也想像你一样。”

“你一定会的。庄羽,你一定能再一次见到我。”

“真的吗?”

“真的。”

“那咱们俩拉钩。”

“嗯,拉钩。”

陆琛把手伸下去,小庄羽把手举上来,两个人的小拇指轻轻碰在一起,然后紧紧扣上。

“晚安。”

 

这天夜里陆琛被吵醒了,他翻个身朝下铺看了一眼,那儿坐着的是大号的庄羽,小号的已经不见踪影了。

“回来了?”陆琛问。

“回来了。”庄羽轻轻笑着,抬头回答他。

第二天晨起,陆琛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十分漫长的梦,梦里隐约有一个小孩,眉目和庄羽十分相似,他还和这个孩子拉了钩,然而梦里究竟有什么内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这日的生活一切照旧,没有一个人记得庄羽有一天突然变小了。

 

但陆琛和小庄羽确实有过那么一个约定。即使没人记得,这个被遗忘在时空黑洞里的事实也不会改变,就像天上挂着的月亮和繁星,你触及不到它们,但在一片漆黑的夜晚,它们为你指路,给你光亮。

这个未来的约定,会告诉你将走向何方,又将与谁相遇。


END

————————————

发现下好像就是纯点题……、

果然勤奋更新就是flag。其实是因为最近被同学拉回了旧坑,天天沉迷游戏,意外发现春节前记下的脑洞,就给他写完了,回头想这篇只想仰天长啸我一个灵感闪现型选手果然不能分上下,一分就忘了自己想写什么……


 夏天的苹果:   链接    密码: 70is

无料全部发放完毕,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准备出国留学,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产出了。把电子版放出来,给错过无料的大家。当然我有时间或者脑洞大开还是会写的!最近也会整理一份个人目录。链接失效请及时告知我~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

我终于考完了…活着真好。两周两次五场连考,简直不要太酸爽。
立个flag我从今天起要勤快更新。
为了庆祝考试结束同学出去聚了顿餐,我觉得自己有点喝高了所以今天没有更新了hhhhhh

感谢repo!第一眼看成信缺了一角,我应该去歇歇眼了(-。-;
给每一位后勤女孩鼓掌!

守护桀:

抱歉了大大,被“圈禁”在学校,刚刚才拿到,开心,为您笔芯❤❤❤
    如您所说,我会一直站后勤组,毕竟,那样美好而又跌宕起伏的爱不多了😁😁😁
    这个本子还算是我死乞白赖找您要的,谢谢您,愿意分给我一本,让我能永久的珍藏他们的故事😘😘😘。
    可惜下午没有语文课了,不然我会在紧张chi激下再一次,观看他们的故事(这都什么心理😂😂😂)
    再一次感谢您,后勤组不倒,红海girl不散🤗🤗🤗 @细胞色素C

【后勤组/琛羽】未来之约 上

心心念念的变小梗,没有人写只好自己割腿肉。

已交往设定,ooc。

——————————

临沂号的会议室里,蛟龙一队众人正襟危坐。七双眼睛一齐盯着坐在桌子上的小孩,大家表情严肃,谁都不说话。房间里唯一的声源来自于那个小孩子,他正饶有兴趣地拆着投影机遥控器。

七个人就这么看着他把遥控器拆开,把里面的线路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再装回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点也不符合他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脸蛋。

“队长,我觉得他真是庄羽。”佟莉说。

石头点点头表示赞成。

陆琛叹了口气,“对吧,我早就说他是庄羽。”

 

事情要从刚刚结束的实战演习说起。

这次演习在一个小岛上举行,蛟龙一队作为红军,行动目标是摧毁蓝军设在岛中央的指挥部。小岛上荒无人烟,热带雨林却茂盛得很,众人只能分散在齐膝高的灌木丛里摸索前进。庄羽负责操纵机器人,寻找敌方阵营,陆琛的任务是掩护他。

机器人的侦查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时候不远处一声枪响,接着灌木里冒出一股蓝色的烟来——显然,蓝军事先埋伏了狙击手。陆琛拉着庄羽伏低,庄羽的大部分精力集中在手上的操作器,没留意身边的植物,伏低的时候小臂上结结实实被锋利的叶缘划了一道口子。

庄羽眉毛皱了一下,轻轻啧了一声,也没功夫理会伤口,他就快发现蓝军指挥部了。

陆琛看见那道流血的伤口,从急救包里取出纱布,给他轻轻包扎起来。庄羽百忙之中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位置锁定了,四点钟方向,距离1432米。”

“收到,”杨锐回答,“蛟龙一队全员,向目标接近。敌方有狙击手,小心。”

“庄羽陆琛明白。”陆琛回答,确认前方没有蓝军士兵后,他回头对庄羽说,“走。”

然后他发现庄羽不见了。

准确地说,庄羽不见了,刚刚他身后庄羽的位置上,现在正坐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正歪着头看他。

等等,陆琛停下了他原本伸向庄羽的手,他觉得自己在做梦,要不然这个小男孩和庄羽长得为什么会那么像。

于是陆琛使劲闭了闭眼,又睁开,看到的还是这个小男孩。

“……庄羽?”陆琛开始慌了。何止是像,这小男孩和庄羽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嗯?”小男孩眨巴着眼睛问,“你是谁啊?”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陆琛心想,难道是蓝军发现他们了?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思考下去,对面的小孩又问出了让陆琛目瞪口呆的问题——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你的名字……”陆琛愣了,然后试探性地开口问,“庄羽?”

“嗯。”小男孩心安理得地点点头。

“这是哪儿啊?”他显然很好奇周围的环境,左看看右看看,趁陆琛反应过来之前站了起来。

“唉别站起来!”陆琛急忙把他按倒,可惜为时已晚,蓝军的狙击手已经扣下了扳机。陆琛挡在小庄羽前面,那颗空包弹射在他的后背上,随即冒出一阵蓝色的烟雾。

陆琛就这样,在不知道为什么变小了的战友兼爱人面前,阵亡了。他叹了口气,低头却看到小号庄羽正直勾勾看着他,那双眼睛水灵灵的,还带着三分惊慌失措。

“对不起,吓到你了?”陆琛早已习惯了战场,但这个十几岁的小庄羽显然没有习惯。听到枪声会怕,这对和平环境里长大的孩子来说最正常不过了。

殊不知陆琛这句安抚的话,听在庄羽耳朵里却完全是另一番意思。他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了跟着同桌小姑娘看过的狗血情节——英雄中了枪,还强笑着说没事,护送大家离开,最后自己永远倒了在战场上。

“你没事吧?”小庄羽颤着声音问。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一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可能会受伤,心里就有一种很着急很难受的感觉。

“没事,”陆琛关了通讯器,“这只是演习而已。”

“真的?”

“真的,”陆琛转过身来说,“不信你看,一点血都没有吧?”

小庄羽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想起来什么,又问,“那你会不会被打出来内伤?”

“……”

 

陆琛怀着复杂难言的心情牵着小号的庄羽回临沂舰。他们俩踏进会议室的那一刻,屋里六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来。陆琛全身莫名其妙一阵发冷,像在战场上给敌方狙击手当活靶子一样。

小庄羽显然体会不到身旁大哥哥的感觉,他不认生,很自然地走进来,陆琛说到这是谁,他就向谁打招呼,在不忘末尾加上一个甜甜的哥哥或姐姐。

佟莉听到这一声姐姐瞬间母爱泛滥,上去把陆琛挤得老远。

杨锐已经汇报了舰长,他们正在等高云过来。

这段时间里小庄羽被会议室的投影仪吸引了目光,“我能拆开看看吗?”他拿着遥控器问。

“……”众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保证能装回来,教室里的那个我天天拆,每次都能拼回去。”小庄羽歪着头看着他们。

没有人阻止他。小庄羽不再多话,低头开始鼓捣起遥控器来。拆了一半他觉得有点累,伸手能够到的地方又没有椅子,他就直接跳到了桌子上坐下。陆琛吓了一跳,怕他摔着,急忙站起来想去护着他,发现庄羽正稳稳当当坐在那里之后又收回了迈出第一步的腿,有点尴尬地坐了回去。

六双眼睛一瞬间都盯着他。如果刚才是在给敌军当活靶子,现在陆琛的感觉就是已经被射穿了。

众人看着小庄羽熟练的手法,依稀和大号的那个有些相似,才慢慢接受了他们的通讯兵真的变小了这个事实。

 

稍晚些时候陆琛带小庄羽去舰上的医务室做身体检查。小庄羽一路跟着他,寸步不离。

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突然变成了只有十几岁的自己,这怎么看都有违常理。他们把信息核对了一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父母的身份,还验了指纹,一切证据都显示这个小孩确实是十几年前的庄羽。这事情让高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嘱咐蛟龙一队先照顾好他,他再和有关部门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方法。为防万一,陆琛决定先带他去做个检查,确认一下他的健康状况,也好让自己放心。

医务室的护士盯着小庄羽愣了两秒,把陆琛拉到一边悄悄问,“莉姐的孩子?”

“不是不是,”陆琛被她吓得差点一口气噎死,“是庄羽。”

护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庄羽的孩子?不是吧……那你怎么办啊?”

陆琛扶额。

 

晚上小庄羽跟陆琛睡。

本来庄羽是睡上铺的,但陆琛怕夜里风大浪高,船行不稳,会把小庄羽从上铺摔下来,就和他换了床,让小庄羽睡下铺,自己爬到了上铺。他本来是想换一下被子的,但看到上下铺放着的两个一模一样的豆腐块,还是省了这一步。

陆琛躺在上铺,闭上眼听着海浪声,却怎么都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过于突然和奇怪,小庄羽的到来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和庄羽虽然早已经是恋人,但对于十几年前还在上初中的小号庄羽他知道的却很少。军队里自由时间很少,在一天里空闲下的几十分钟里两个人更愿意静静地看看海景,说一说今天的趣事和明天的安排,毕竟他们是军人,行走在刀尖上。

他听到下铺的小庄羽也在翻来覆去,便轻轻地问,“小羽,你睡了吗?”

“没有。”小庄羽还没过变声期,奶声奶气的。

陆琛听到他软绵绵的声音,心里像被戳了一下似的——他怎么没想过,遇到这种情形,最难受最不安的应该是本人才对。突然到了陌生的坏境,没有熟悉的家人朋友,一个刚刚十几岁的小孩一定吓坏了,何况小庄羽还是直接到了演习战场上。

“害怕吗?”陆琛问。

“……”小庄羽沉默了一会,“怕。”

“但是……跟着你,我觉得很……”

“很?”

“就是……很安心。”

陆琛笑了。

“你想知道自己长大后成了什么样的人吗?”

“我知道!我当兵了对吧,超酷的!”小庄羽听到这个话题来了精神。

“对啊,要不要我讲给你听?”

“要!”

陆琛就开始给他讲故事,从两个人相遇开始讲起。

他刚准备讲伊维亚那次惊心动魄的行动,就听到下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陆琛探出头去,看到下铺的小孩已经睡熟了。

“晚安。”陆琛轻轻说。

他闻到被子上有清新的肥皂香,那是庄羽留下的味道。

不知道大号的那个现在在哪里呢。

TBC

——————————

考试进度过半,上来混个更。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结果就十一点半了……

喘口气接着背书,时间就是分数,我一定能预习完。

不好意思现在才看到!!感谢repo!爱每一个后勤女孩~

练苡瑾:

感谢 @细胞色素C 太太的无料,已经收到好几天了,今天才回家的我终于真正到手。

本子的质感很棒,还有亲笔信,太太真的超级用心,比心心(。・ω・。)ノ♡

说回《夏天的苹果》,陆琛依然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琛哥,庄羽倒是我们身边能遇到的或许并不大胆但会为了爱勇往直前的普通人的感觉,美好的感情能让人变得更加优秀,而太太笔下的他们的爱情如此美好(ღ˘⌣˘ღ)

不知道自己胡言乱语了一些什么,总之很开心收到太太的这份心意。

最后,表白太太,表白后勤组,很高兴遇见你们♡^▽^♡

听完了10周年演唱会,我泪流满面。说几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吧。

首先是很意外地听到了lirica,似乎这是lirica第一次上live。

满天,wakana拉长音的时候姿势真帅!

光之旋律,赤木阿姨的长笛改得实在太好听,keiko在副歌部分的重音真是点睛之笔(虽然之前的live也一直是这样唱的)。其实每次听到“你将这首歌命名为希望后放声大哭”这一句时,我都忍不住眼睛酸…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夏之林檎,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听了就想谈恋爱系列。

oblivious,hi蛋的唱法和9+1一样,超惊艳,能在后面屏幕上放空之境界的画面,也就只有出道曲有这种待遇了吧。

傷跡,这场终于唱傷跡了!我听到前奏直接爆炸……
“在长梦将醒,满天繁星也将消逝的那刻”。wakana唱这句的时候,keiko还像十年前一样看着她,但已经不会再有第十一年了,想到这里我哭到妈都不认识。

你将化作光芒,也是久违了,只觉得wakana和多年前婚纱那场一样美。

into the world,我最近很沉迷这首,歌词写得太好了真的…梶浦阿姨真是才女,宝刀未老。(可惜不能再给她们写歌了……

哈利路亚,keiko唱得好用力,从来没见过kei爷这么用力地去唱哈利路亚,只是想象keiko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我就觉得自己眼泪绷不住了。


谢幕的时候感觉三个人都哭了,我在屏幕面前很不争气地跟着她们哭,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激动还是在难过了。


打下上面这些话的时候我心情很激动所以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
听k团的歌,从初中听到大学,爱了她们这么久,上大学来这两年都在攒钱去看演唱会,虽然每个月余下的很少,但我一直相信毕业前可以赶上,没想到我还没凑够钱,keiko就退社了。从此这些伴我长大的歌曲也只能回响在记忆中了吧。
但就算这样,我也依旧爱着她们。感谢kalafina带给我的感动,感谢wakana、keiko和hikaru十年来的努力。祝她们都有更开阔的前路,也期待着未来的某一天,三人能再次相聚。

——————————————
我走向什么都看不到的地方
去寻找新的种子
为了在冬日里长出你期望的树梢
已经没有想对你说的话了
但我不觉得孤单
即使翅膀被折断
梦依然会吸引着我
让我点亮那微弱的光芒

迈向崭新的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