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蔺靖】后来想拆cp的人都成了神助攻(二)

两句话概括断爱绝情丹梗:断爱绝情丹,一种毒,中毒之人不能动真情真爱,否则就会毒发。毒发症状自定义。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景琰和鸽主正处于双向暗恋都还没表白的阶段。于是我们为了捅破这一层窗户纸费劲了心思。

写着写着发现上中下不够用的就改成一二三四了。

——————————————————

 

事情就出在春猎回程的最后一夜。

 

这天到了黄昏时分,距离金陵城尚有两个时辰的路程。萧景琰体谅随行诸人奔波劳累多日,便不再贪赶路程,吩咐早早在空地里扎下了营。

夜间蔺晨依旧去萧景琰帐中打卡。

虽是春猎期间,但前朝的折子陛下却是一本也不肯落下,两人每日讨论的事情只是有增无减。

陛下从山高的折子堆后面抬头,发现少阁主今晚破天荒换了件深色的衣服。

真好看,黑色果然显瘦,果然显瘦。

陛下看到玉树临风的蔺少阁主,觉得胸口又开始闷疼。

眼里出西施的陛下大概这辈子都不知道,少阁主带来的最后一件白袍刚刚被他滚上了泥。

好不容易定下来今夜最后一项事宜,时辰已经过了二更。

蔺晨这几天算是尽兴地玩了一回,但他到底过了这些年富贵清闲日子,运动量下去了,整个人发胖不说,还发虚,这样折腾了几天也累得不轻。少阁主一边暗下决心要减掉身上的肉,一边抖了抖袖子站起身来要告辞。

陛下心想这就要走了?朕赶紧多看两眼。

蔺少阁主就见陛下睁着一双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睛,就只是直直地盯着他看。

哎呦喂,要了老命了,神仙看人啊。

 

还没等少阁主突然加速工作的小心脏反腾过劲来,他却突然听得侧后方一阵异响。

一只长箭破空而来,顷刻间穿透了营帐,直直向萧景琰射去。

箭上似是加了内力,飞得极快,陛下又在走神,一时间躲闪不及。

蔺少阁主到底是出身江湖,即使好多年不锻炼,本能反应还是有的。

本能反应是抽身向前把陛下扑倒在地上。

行走在人心险恶的江湖,万事先保自己,才能顾全他人。

是以当有他人处于险境之时,需先确认自己安全,再出手相帮。

这两条是他许多年一直牢记在心的教诲。他多年来能云游四海结识各路侠肝义胆之人,同时又能于江湖纷争中独善其身,也是多亏了他内心深处藏着的这冷静沉着的性格。

这样看来,他是真的要栽在这小皇上手里了。

蔺晨感到那只箭尾部的翎毛擦着自己的衣袖飞过。

教蔺少阁主一身武功和江湖教条的爸妈看到他今日这般反应,怕是会骂死他。

但好在少阁主身手灵活,右手抄起陛下放在一旁的笔,反手掷出,破空声比之之前的箭竟是更为响亮些,飞得也更快。

霎时间账外远处便传来一声痛呼。

蔺晨也无暇来管那人,急忙去看夹在自己和地板之间的萧景琰。

他扑得及时,那箭并未刺中萧景琰,只在左侧小臂留下了一道擦伤。

“不打紧。”陛下急忙拉住想要再“深入”些检查的蔺少阁主。

他这胸口还疼着呢。

 

在屋外站岗的侍卫被惊动,一时间火光闪烁,一群围在了他二人所在的帐子外面,一群向着痛呼传来的方向跑去,想是去追捕刺客了。

列战英风风火火掀了帘子进来,第一眼却看见陛下和蔺客卿在地上滚作一团。

列将军是耿直之人,第一反应就想闭眼退出去。

“朕没事,去抓刺客。”反而是萧景琰先反应过来了。

列将军领命,忙闭着眼退出去领兵抓人。

 

蔺晨于是就急忙卷上陛下的衣袖,去看他手臂上的擦伤。

少阁主险些被白生生的一节手腕晃了个眼花缭乱。

好在他还有一个蒙古大夫的基本素养,硬生生揪着自己的眼珠子摁在了伤口上。

伤口并不甚深,但流出的血颜色深红,显然有异。蔺晨医术造诣极高,只瞧一眼就知道那箭尖上定是淬了毒。但好在伤口在小臂,远离心脏,伤口又浅,扩散地缓慢。

多谢他蒙古大夫的基本素养,随身还带着行针的金针,今天换衣服也没一起丢了去。

于是他顾不得多言,急忙行针封了萧景琰伤口附近的穴道,转头想吩咐人去打一盆清水来给萧景琰清洗伤口。

“先生……”

“怎么了?伤口发麻了?哪儿不舒服?”蔺晨听到他呼唤,又把那颗体积可观的头猛地转回来,连珠炮般发了一串问。

“先生……还请先生从朕身上下去。”朕屁////股在硬地上磕得疼。

朕胸口也好难受,本来就又闷又疼难受得紧,你一压上来都要喘不上来气了。

于是蔺晨露出一个“对不起我没想到我还压在你身上”的表情,急忙从他身上翻身下去。

 

萧景琰大口呼吸几下,但胸前的闷痛并未有半分减轻,反而一点点加重起来。

越来越强烈的痛感自心脏蔓延至整个胸口,眼前也开始发黑。

他久在军旅,并非是怕痛之人,但这由内而外的闷痛感却与刀剑伤口的尖锐疼痛不同,突然加剧的疼痛甚至让他一时间有些神志不明,出了一身冷汗。

接着他模模糊糊感到蔺晨俯下身来探自己脉象,接着身体腾空,被人挪到了榻上,蔺晨似乎是给自己施了针,期间有温热的触感不断抚上脸颊。

还断断续续地听到一把醇厚低沉的男音叫自己的名字。

景琰,景琰。

萧景琰也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稍减,但全身上下却攒不出一丁点力气来睁开眼,神思也渐渐模糊起来。

但他能感觉到蔺晨就在身旁。

如果睁开眼,一定满眼都是他。

于是他也就不再勉强自己保持清醒,放了心沉沉昏睡过去。

————————————————————

满篇都是对体重的怨念啊哈哈哈哈(来自一个减肥中的girl)。

都写到二了我们敬业的善良可爱的下毒反派竟然还没出来,但是这篇即兴发挥不知所云但我还是努力写完的三无文章是个甜饼。

大家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是我敲字的动力。会努力更的。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