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蔺靖】后来想拆cp的人都成了神助攻(三)

前文链接:    

——————————————

萧景琰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风铃的响声。

那响声似是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仿佛就挂在他床头窗边。

他听着那声音,意识便渐渐清明,睁开了眼。

看到的是一顶滚着龙纹金边的床帐,和母亲三分焦急七分担忧的面容。

静太后见儿子醒了,面露喜色,俯下身来摸了摸他额头。

萧景琰眨眨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金陵寝宫之中。

“景琰?”

萧景琰应了声,但许是刚刚醒过来,脑子还有些不灵光,没叫母后,只嗯了一下,尾音还向上挑着,倒像是没睡醒一般。

静太后倒也好久没见这样迷迷糊糊的儿子了,心下不由一阵柔软,又把被子给他往上提了提,也不急着和他说话,而是转头吩咐自己的宫女去把蔺先生请来。

萧景琰一听到蔺先生这三个字,人反而清醒了许多,之前的记忆一幕幕涌上心来。

“母后,什么时辰了?”

“酉时了。”

萧景琰又闭了闭眼,自己唐唐大梁皇帝,竟然因为一只没有射中自己的箭就昏了大半天。

黑历史,黑历史。

 

还没等他从这种情绪里反腾出来,那边蔺晨就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嗯,蔺少阁主还穿着昨晚上那身衣服。

少阁主给太后行了礼,便径直来到床边看萧景琰,熟门熟路地把陛下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切脉。

静太后就站起来,走到一边去。

“先生,昨晚……”

“昨晚的刺客已经抓住了,列将军正在亲自审问。昨晚的事除了列将军、大统领以及在场的将士,暂时没有告诉其他人。春猎随行人等已经安排妥当。”

蔺晨这一番话倒是把萧景琰想问他的大都给说完了。萧景琰见蔺晨眉头蹙得厉害,似是对这脉象大为不解,也就不再说话。

萧景琰却想这人低眉思索的样子实在是少见。平日里相对论事,他二人或一问一答,或各抒己见,蔺晨总是深色从容,对答如流,简直一个胸有万卷书的模板。

窗边的风铃又响了两下,日光早已西斜,最后的一两缕阳光穿透寝殿的层层纱帘静静洒在他脸上身上。

活脱脱一个美男子啊,还是自带修容效果,看上去不到170斤的那种。

陛下这样想着,胸口闷痛的感觉又阵阵袭来。虽然这次疼痛不似之前猛烈,还是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不由自主发出一阵吸气声。

蔺大夫见状吓了一跳,生怕他又要晕,急忙掀了被子在萧景琰胸口几个大穴上轻轻推拿。

这次的疼痛消散地快,萧景琰便很快反过劲来。

静太后让他二人一闹,急忙放下茶杯,又围过来。

贤良淑德的太后这个时辰里第二次给儿子拎上被子,掖好被角。确定萧景琰都包好了才问话,“景琰,你胸口血行不畅,可是有闷痛之感?”

陛下点点头。

闷痛得很,还很邪门地只对着一个人发作。

“昨日擦上你的那只箭尖淬了毒,我已经验过了箭上之毒。这种毒可以麻痹肌肉,毒性虽烈,但入血液时间一长便会被中和以致毒性减退,刺客以此毒行刺,想必是决意趁你不备将箭射入你胸腔离心脏近的地方,短时间内麻痹心脏而置你于死地。但这一箭只是擦伤了你小臂,伤口又浅,按理说现在毒性已消,不应该会引得胸口血行受阻才是。”

“那景琰,你这两日可有什么其他不舒服?”

“我……”萧景琰突然得了个说出自己诡异怪病的机会,一时间有点愣神,张了张嘴,决定还是和盘托出。“我这两天确实感觉胸前时常发闷发疼。尤其是对着先生的时候。”

一边说一边看着蔺少阁主。

少阁主想出门跑圈。

但是蒙古大夫的职业修养又一次将他拉回来恪尽望闻问切的本分。

“咳……嗯,这样有几日了?”

“从准备春猎时便开始了。具体日子朕也记不清……”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风铃叮铃铃响了两声。

“……只记得先生送朕风铃那日,发闷的感觉已十分明显了。”

蔺晨听了这番话又去切脉。

萧景琰瘦得很,手腕更是纤细得少阁主一手能握住两三个,泛着青的血管下血液有规律地喷涌奔流。

平稳的脉动中确实藏有一丝异样气息,但蔺晨一时间竟无法辨别这异样源自何处。

殊不知这却更激发了蔺少阁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他即刻便想回去把苏宅那些医术直接搬来陛下寝殿,彻夜钻研了。

 

蔺少阁主行动力高,从不拖沓,当下就出门搬书。

走出寝殿之前顺便嘱咐了候在外殿的高公公查一下这一两月来陛下的饮食起居有无异常。

毕竟是一国之君,难免会有一些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当天入夜,萧景琰已经睡下了,蔺晨便坐在内殿书桌旁一本一本翻医书。高湛来回他,说陛下以前做靖王时曾有过一位侧妃周氏,登基后封了嫔,一月多前曾经隔一两日会亲自送来一些茶点甜羹给萧景琰,除此之外,陛下的一应饮食起居与以前毫无异常。

想来陛下虽然忙于朝政不亲女色,但二人好歹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东西送来了自然不好拒绝。

蔺晨心里突然有点酸。

是啊我送个风铃还得说半天呢。

虽说查出了这一点异常,但人家关心夫君,并不能说明什么。少阁主觉得还是等萧景琰醒了再和他商量一下,于是乎郁闷地继续翻医书。

“断爱绝情丹,中毒之人不可对他人怀有情爱之心,否则即胸口血行受阻,闷痛难忍,苦不堪言。”

翻书翻到三更天,仿佛下一秒就会倒头大睡的蔺少阁主突然看到这样一句话。

“此毒少量多次服食后毒性最强,症状亦最为明显。”

等会儿?

“遇丹砂则毒性增强,发作提早,各症状更甚。”

蔺晨一下子站起来。那只箭尖上所淬的毒药成分之中便含有大量的丹砂。

从这古籍上看来,这断爱绝情丹中毒后的表征倒与萧景琰一模一样。

蔺晨先是为终于找到了萧景琰的病因而欣喜。但转念一想……

断爱绝情丹?

不可对他人怀有情爱之心?

萧景琰说他只对自己胸口闷痛?

 

这直球踢的,出其不意正中红心啊。

还是当着太后的面。

——————————————————————

一发因为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的琐碎事情太多,但作为孙子辈的代表不得不去做,所以迟了很久的更新。

景琰使用了直球技能,蔺晨血量马上蓝条变红条。

善良敬业的反派周女士上线了。

评论(10)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