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蔺靖】后来想拆cp的人都成了神助攻(五 完)

前文链接:         

春天了,谈恋爱吧。

——————————————————————

霓凰和梅长苏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一股修罗场的味道。二人对视一眼,知道人家后面还有识破诡计和表白的大事,不便多留,就双双告辞了。

萧景琰特舍不得他们俩,留了好几次。

都被不吃狗粮的坚决眼神回绝了。

两人刚走出寝殿大门就见到了负手站在外面的蔺晨。

“你怎么不进去?”梅长苏心想你情敌之一外加怀疑对象在里面呢。

“她自会解释。”蔺晨看上去有些烦躁,手上白玉骨的扇子不停被他搓扁又揉圆。

他担心里面出什么乱子,担心萧景琰听了事情原委动气动情引得毒性再发作,又担心太医院的解药煎不好,还在郁闷太后那边怎么解释。要操的心比天上的星星都多。

梅长苏和霓凰憋笑。

“哎呦,得了,您两位可别笑话我了,快走快走。”少阁主不耐烦地挥手又送了一回客。

 

蔺晨站在门外,屏息凝神,静静听殿内动静。

他听得一阵裙角摩擦之声,周嫔跪下身去,一五一十将下毒之事告诉了萧景琰。

自从她嫁入王府,萧景琰就从未临幸她,一年人甚至也见不到两三次,周嫔自觉深宫寂寞,本来看着他终于熬到了登基,自己也晋了位分,本以为陛下为子嗣着想,怎么也得来临幸于她,然而盼了又盼,始终盼不来恩宠。她母家也因曾染指贪污受贿之事而受处分,家道中落。

长此以往,失望和不满便成了怨恨。

她打定了心思要让萧景琰难过。打兑了些攒着的金银珠宝,托人从宫外捎了断爱绝情丹来,一点点地加在点心中给萧景琰送去。

她看到萧景琰埋头于公务的样子就来气,一边下毒一边暗暗计划,定要让他爱上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然后日日夜夜受疼痛折磨。

只是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表面上看上去一脸“我不谈恋爱”的陛下早就对人动了真情。

再加上那个刺客稀里糊涂在箭上淬了毒想行刺,没想到丹砂入血之后断爱绝情丹的毒性反而提前发作了。

外面少阁主哭笑不得,你们这些自称刺客的,能不能给刺客争点气,刺杀失败就算了,还给人当神助攻。

里面周嫔说完了,跪伏在地,任凭陛下发落。

萧景琰全程不发一言。蔺晨在外面也看不到他表情,不知道他心里是何滋味。

隔了良久,才听萧景琰叹了口气。

“你走吧。”

接着一阵佩环叮当之声,想是周嫔不可思议之下抬脸来看他。

“明日朕让高湛安排马车送你出宫。你既然不愿待在宫中过这无聊日子,朕便许你离开,不要再回来了。”

周嫔哽咽着叩首谢了恩。

她出来时又碰见蔺晨。

原本就是蔺晨劝她来认罪的。

周嫔眼角含着泪,盈盈向他施了一礼道,“多谢先生。”

蔺晨侧身进了内殿,没有回礼,没有回话。

她是个可怜人。蔺晨心里明白。

宫门内,帝王家,原本就有太多无奈。

何况这次若不是她下毒,景琰又何时才能明白他自己的心意呢?

但他不打算接受周嫔的感谢。他宁愿景琰晚一点想通,也不忍心看他蹙着眉忍痛的样子。

 

娶了七八年的女子一朝要害自己,陛下是性情中人,不可能不伤心。萧景琰盯着桌子,眼眶有点发酸。一抬头看蔺晨紧接着进来,吓了一跳。

“先生……”

萧景琰还没想好说些什么,蔺晨就直接大大咧咧走过来,连客卿的位子都不坐了,直接坐到了他身边。

萧景琰还不死心,想找些正经事盖过去,开始想今天看过的折子有什么要和蔺先生商量的问题。

想了半晌想不出来一个,却惊觉蔺先生头已经靠过来了。

“我都听到了。”蔺先生的手也从后面搂上来了。

“断爱绝情丹的解药我已经配出来了,刚命太医院的人去煎了。”

萧景琰听到“断爱绝情丹”这五个字,刚准备推开他的手便停在半空中,脸上微微发红。

这人早连解药都配好了,必然知道这毒何时会发作。

想到自己那句“尤其是对着先生的时候”,萧景琰只想一头睡过去。

蔺晨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看,眼瞅着那一丝粉色从两颊爬到耳朵。

萧景琰被他看得浑身发颤,不由自主抓住了他袖子,低下头不再抬起来。

“先生,我……”,毕竟是莫名其妙在自己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先表了白,萧景琰还想给自己辩解两句。

“景琰,什么都不用说了。”蔺晨马上截断了话头,手上一使劲直接把萧景琰搂进了怀里。

“我都懂。”

“你放心,我绝不会负你。”

萧景琰一瞬间只能听见自己砰砰砰砰的心跳。

他好一会才明白这话是蔺晨在告白。

他一点点把自己的手回抱过去,抬起头来,睁着那双鹿眼,又去看他的蔺先生。

蔺晨心头软得滴水,吧唧在陛下脸上亲了一口。

口感真好,Q弹Q弹的。

又亲了一口。

萧景琰让他闹得直笑,歪头去躲他。

中午服下的药药效渐过,萧景琰隐隐约约觉得胸口又开始闷痛起来。

蔺晨看他蹙眉,脸色也白了几分,算算时辰就明白药效将过,忙叫人来去太医院看看药煎好了没。

领命的小太监眼观鼻鼻观心,闭着眼睛退出去。

“景琰,去床上歇着吧。”

萧景琰刚被心上人表了白,这份情动可非前几日毒发的时候可比的,此时药效刚过,就觉得有些经受不住了。

蔺晨忙把他打横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下,掀了他衣服,拿出随身的金针来先给他施针止痛。

萧景琰脸上全是冷汗,蔺晨拿衣袖给他一点点拭去。

药是蔺晨一勺一勺喂给他喝的。

萧景琰缓了好久,才终于从疼痛中缓过神来。

蔺晨又给他切了脉,确定他没事了,自己便和衣在他身边躺下,拉过被角来盖住胸腹,“没事了,睡吧。我守着你。”

萧景琰嘴角带着一抹笑,点点头,他也真没什么精神了,便闭上了眼睛。

过不一会,又睁开眼,凑到蔺晨颊边,也吧唧亲了一口。

蔺晨笑得像个三岁小孩。

萧景琰才躺回去,听着春风吹动风铃的声音,渐渐睡去。

 

第二天天才刚亮,蔺晨就醒了。

第一件事就是去拉身边人手腕,黑咕隆通里找了半天才发现萧景琰的手环在自己脖子上。

他就轻轻把那两条细瘦的胳膊放回去,切了脉,掀开被子下床去煎药。

许是少阁主重量太大,那床外侧猛然轻了一块,萧景琰就被垫子这一阵回弹给弄醒了。

“嗯,先生?”你怎么起这么早?

“吵醒你了?”蔺晨听见那一声又软又轻的呼唤,赶忙又坐回去。

“什么时辰了?”萧景琰迷迷糊糊要起身。

“天还没亮呢。我去给你煎药,服了药再睡会。”蔺晨把他按回去。

“今天,还有折子得批呢。”萧景琰躺回去,眨了两下眼就又要睡过去。

“再睡会,乖啊。”

蔺晨等他又睡回去了,掖好被角,才出去了。

他端着煎好的药回来,却看到太后正坐在萧景琰床前。

少阁主吓得药差一点就喂了地板。

太后起身,走来门边上。

蔺晨急忙行礼,眼睛盯着地面,除了对自己爹妈还真没有这么乖的时候。

毕竟拐了人家儿子。

“哀家都听说了。”静太后似是感到了他的紧张,也不等他开口就自己说起来。

“景琰这孩子活得太累了,从小就不被先皇喜欢,后来……”她说到这儿,摇头叹了口气,眼角也是发红,不忍再提起那一段腥风血雨的过往。

“哀家也希望他能和心上人长相厮守。”

蔺晨手一抖,药又差点泼出来,急忙抬了头,眼中半是惊喜半是惊讶,亮晶晶地望着太后。

“但你可想好了,他是这大梁的皇帝,怕是一生都要待在这金陵城中了,你将来可不能随便就抛下他到处跑了。”

“还有这位分,他八成也是不能给你的。”

“没有名分,也没有江湖那逍遥自在。你若能忍得了这两条,我便许你陪在景琰身旁。”

蔺晨把药碗往桌上一放,一撩袍子直接跪下了。

“太后放心,蔺晨既然已向景琰表明心意,就绝不会弃他而去,必定会一生一世陪在他身旁照顾他。”蔺晨语气肃然,全不似平日里笑嘻嘻的模样了。

“还叫什么太后呢,太生分了。”静太后伸手把他扶起来。

“唉,母后。”

“你这孩子,这倒机灵。”

蔺晨就只是笑,眼角的褶子都快笑出来了。

“药别放凉了,快进去吧。哀家先回去了。”

“唉,母后慢走。”

 

蔺晨端着药,走到床边。

萧景琰睡得不太安稳,迷迷瞪瞪感到有人走进,便睁开眼。

蔺晨轻轻唤他起来喝药。

春天的阳光有几缕透过了层层叠叠的纱帐,就落在枕边。

解药的副作用让他整个人懒懒的,活像只晒太阳的猫。

但陛下心里还没忘了今天要折子。蔺晨却似是已经知道他心中所想,板着脸道,“先吃药,把精神养好再去跟你的折子过日子。”

说着就上手把萧景琰扶起来,药碗端到嘴边。

萧景琰让他哄得开心,乖乖张嘴把药喝了。

风铃被清晨的微风吹得叮铃响。

萧景琰侧了侧身,就向蔺晨怀里钻。

蔺晨转身放下药碗,把人搂紧了,又把被子拎上来盖好。

他低头嗅嗅怀中人发丝的清香。

萧景琰感觉到他的动作,拿毛茸茸的脑袋顶了他两下。

蔺晨失笑。

“你啊……”

 

 

 

后来?

没有后来了,后来这皇城里狗粮的气味和恋爱的酸臭味一直飘了好几十年。

——————————————————————

写完啦。

当初这就是个小小的、是由断爱绝情丹梗生出的脑洞,但刚好左右无事,不写下来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才有了这个相对完整一些的故事。

还有一个荣霖变着法谈恋爱开车的abo脑洞,这几天也想慢慢码起来。

但下周一要开学了,之后再更新可能会变得遥遥无期慢一点。

谢谢红心蓝手评论的大家。

评论(13)

热度(111)

  1. 玫姿绰态八千里云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