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前天上午在实验室外的长凳上遇到一个小姐姐,一边给朋友打电话一边哭,讲她课题不顺,情场失意,生无可恋。我看她妆都花了,就从白袍里翻出自己的纸巾递过去。
今天重感冒没起来床,窝在宿舍一上午,刚刚有人来敲门,我爬起来,没化妆也没梳头去开门,就看到前天的小姐姐站在门口,然后递给我一块小蛋糕。不知道她怎么得知我宿舍号,聊不了两句她又要去实验室,急匆匆跑走了。

这几天本来很丧,大考在即,又莫名其妙被传染了感冒,喝了三九之后睡到天昏地暗,连响了五遍的闹钟都没听到。可是不管多丧,想到温柔以待的人,总是会有今天把单词书背八遍的冲动,希望这个小姐姐也能努力加油。难过却温柔着,又丧又努力着,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晒被子去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