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八点多的时候,妈妈给我打电话,我们聊起外婆的葫芦丝,她突然说外婆前几天摔了一跤。我当时正5v5打得起劲,一句话吓得我扔了键盘,连忙抓起手机去阳台认真说话。
后来听明白了,“前几天”是常年在北京工作的表姐回家的时候。当时外婆一个人去买菜,手里提的东西多,没站稳跌倒了。她回家的时候嘴唇破了,血糊了一脸,一颗牙有些松,右肩脱臼。外婆今年78岁,摔了一跤,这个结果相对来说不是特别严重,回家后外公和舅舅第一时间带她去看了医生,关节接回去了,牙处理了一下也没什么大问题。
妈妈说着,我去翻了家庭群的聊天记录,表姐是一个月之前回来的。当时他们还讨论过医疗费报销问题,我觉得挺奇怪,不知道是谁去看了医生,但看到自己面前厚厚一摞托福备考资料,还是没去问。我问我妈,她现在恢复得怎么样?妈妈回答,她现在很好,明天就要去参加市里的春晚海选了,吹葫芦丝。我这才明白妈妈原是给我报喜的。

当时打着电话没什么感觉,挂了电话后再想起这事,突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悲伤来。外婆从小养我长大,在我上高中之前,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和她在一起。她买了什么菜,要做什么饭,我都是第一个知道的,外公还要排第二。现在她出了事,我却是全家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我不知道为何当时没人给我说这件事,现在躺床上想,无非就是她自己不想让我知道。从我记事以来,外婆就是倔脾气,对我很好,却很倔,腿疼要一个人扛,和外公吵架了要一个人扛,对我总是笑嘻嘻地说没事。这样想来,她一定不想让我担心,怕我听了消息花一天时间跑回家耽误了课程。
我不敢去想她跌了一跤之后是怎么回的家,她右肩脱臼了,她手上还有给表姐买的菜,还有我和表姐最爱吃的烧鸡,她还背着葫芦丝,她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家了。我也把自己肩膀皮脱臼过,我还记得那种疼。她是怎么一个人走回家的呀?
不敢想,稍微想一下我就忍不住要哭了。
给表姐接风的晚餐黄了,舅妈把表姐从车站接回去,家里只有一团兵荒马乱。我蹲在阳台上流眼泪,想给表姐打个电话,又不敢打,我怕她也难受。
这么一看,我还真是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孙女。我一个月没和她说话了,只会泡在图书馆学习,学累了抓起键盘排两局游戏接着学,感觉自己学不下去了就和同样学不下去的人出去喝酒。我总是让自己笑着对所有家人,笑不出来的时候就尽量避免交流,明明是想让她开心的。

不好意思,哭到现在睡不着,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大概聚少离多是常态,我终会和他们越来越远。
今天晚上要给她打电话,如果她海选晋级了,我就夸爆她,如果她没选上,我也要大声告诉她我爱她。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