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2

特/工陆琛和大学生庄羽。ooc预警。

谈个恋爱我居然写了4k多字?!

前文  1

——————————————

陆琛每天的闹铃在早上六点半,但特工的本能让他每天都能在六点二十九分准时睁开眼睛。他掀开那床被子芯,下床先检查了一下,确认卧室里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外面沙发上庄羽还睡得很沉。六点半,闹铃响了不到一秒就被他按了下去。六点三十一的时候,陆琛的手机响了——杨锐打来的。

陆琛吸了口气,才按了接听。

“队长。”

“陆琛,我让他们连夜查过了你说的那个学生。庄羽,石家庄人,J大计算机系一年级。高中就得过全国计算机大赛一等奖,现在成绩在系里排第一,参加过好几个全国性的比赛,拿了大数据挑战赛和acm设计赛的一等奖。”

陆琛听得有点懵,嘴张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发出一个“哇哦”的音来。

“这小孩是个人才啊。J大内部现在有一个实验室数据库的建库工作,由计算机学院和一些理工科学院合作完成。J大是想让各个实验室提供实验数据资源,计算机系的人把这些数据整合成库,实现J大内部的实验室数据共享。张教授的实验室也参与了提供数据,另外,庄羽的导师是建库的直接负责人之一。”

“那就是说庄羽也应该有所参与了。”

“嗯,技术部把数据库网站的代码和张教授电脑上的代码做了比较,确实发现数据库上有一部分代码和电脑加密程序风格很相似,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J大的这个数据库有什么不妥吗?”

“现在还没建好,但是我们调取了已经录入的部分,都是正常的实验数据,没有发现和恐/怖/组织有关的线索,张教授提供的那部分也是正常的人类基因研究,没有发现和我们怀疑的病毒有关的可疑数据。庄羽和他导师的背景和这两年来的往来邮件和通话也都滤过了,没有疑点,两个人都很干净。”

“那就是说,很可能庄羽并不知道张教授在非法研究危险病毒。”

“以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他应该不知道。”

陆琛隔着卧室门上的玻璃看着睡得正欢的庄羽,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还有,你昨晚的那些数据分析出来了,病毒专业方面的事我们还得请教专家,但那些实验数据的录入时间很有规律。在每月月初和十六号左右,会有一条大的数据录入,之后的两周录入的都是对这条数据的注释。”

陆琛回想了实验室的情况,对杨锐说:“每月一号和十五号,A公司会派代表来给我们送试剂盒和一些样品。这是个生物制剂公司,中国和Y国合资,我们实验室合作的。”

“我这边马上去查A公司,他们下一次派人过来是什么时候?”

陆琛看了眼日历,“六月十五。”今天是五号,还有十天整。

“盯好他们。”

“明白。”

 

挂了电话,陆琛先去卫生间洗漱完,走到厨房拉开冰箱。他平常早饭吃得很随意,不想做了就去小区门口买俩煎饼果子,但今天家里多了个人,还是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睡觉都像个小娃娃似得抱着枕头的大学生,陆琛心里突然有一种当了哥的感觉,不自觉地把庄羽的早饭当成了自己的职责范围,甚至思考起来荤素搭配、喝豆浆还是喝牛奶、鸡蛋淌黄还是不淌黄、水果是切苹果还是剥橙子。

陆琛煎好了鸡蛋,烤上面包,就去叫庄羽起床。庄羽还没睡醒,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就把自己往枕头里埋,还想再睡一会。陆琛试了几次没叫醒他,只好把客厅的窗帘哗一下拉开,然后走过去掀了他的两床被子。

被六月里的阳光晃了眼,庄羽才不情不愿地让脑子清醒过来。他伸了个大懒腰,眯着眼看到抱着两床被子站在沙发前弯着腰看着自己的陆琛,打着哈欠说,“早上好!”

庄羽动了动鼻子,闻见空气中弥漫着的用来煎蛋的橄榄油的清淡气味,煮开了的奶香和越来越浓郁的烤面包的味道。

“好香啊!你做的什么这么香?”他其实已经差不多都闻出来了,却还是忍不住想问陆琛。他想听陆琛把他做的每一道菜都报出来。

“你起来吃就知道了。”陆琛把被子抱回自己屋里,一边催他起床洗漱。

庄羽晃晃荡荡地站起来,他昨晚穿着陆琛的T恤衫睡的,一起身就能把锁骨全露着。他把衣服往上扯了扯,遮住一点,摸索着去卫生间洗漱。

早饭的时候两个人对着脸埋头苦吃。庄羽吃饭其实挺快的,也不多说话,把面前盘子里的食物拿起来放到口中,鼓着腮帮子嚼两下,咽下去,嚼东西的时候像只仓鼠。他自己一个人横扫了桌上三分之二的食物,一直到他放下盛牛奶的玻璃杯,又拿起半个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口,才意识到对面陆琛略带惊讶的目光。

“我……我是不是吃得太多了?”庄羽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他嘴里还含着没嚼碎的苹果肉,说起话来就不太清楚。

陆琛默默把自己盘子里剩下的那一片烤面包推给他,“没有,你爱吃就行,不够就多吃点。”

庄羽要连忙摆手说不要,一个“不”字还没说出去,手机就响了。他接起来,是房东太太来给他开门,正在楼下,问他现在人在哪。“那麻烦您上来一下,我在对门。”他说着,叼着半个苹果就往外走。

陆琛站起来跟上去,他就站在自己屋的玄关,没关门,倚在那里看着外面走廊里的庄羽。

房东上来给庄羽开了门,陆琛确认自己带了钥匙,关上门穿着拖鞋走出来,冲房里的庄羽喊,“我能进去吗?”

“能啊!”庄羽回答。

陆琛一进屋,最先看到的是客厅正中间放着的巨大电脑桌和上面摆着的两台台式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桌旁边是饮水机,饮水机前面堆着两箱子康师傅方便面,房间里窗帘都拉着,有点黑,似乎有一段时间没通风了,空气闷闷的。

“你这屋里光线这么暗,对眼睛多不好啊,以后记得拉开窗帘。”陆琛把窗帘给他拉开。

“你多长时间没通风了?”陆琛又把窗子打开。

“你平常就吃这个?”陆琛指着康师傅问庄羽。

“没有啊,只有半夜饿得不行的时候才泡一包,”庄羽眨巴眨巴眼,“我三餐都好好吃的。”

“几天一包?”

“两……两天吧。”

“……”

 

陆琛把庄羽顺路送到学校停车场。今天太阳大,庄羽戴了顶棒球帽,下了车三步一回头地挥着帽子给陆琛说再见。陆琛的实验室和教学楼在相反的方向,他一直等到庄羽的身影混入了清晨飞奔去上课的人流,才转身去上班。

实验室的博士生给他打招呼,问他昨天的Western Blotting做得怎么样。陆琛心思也没在那儿,随口答了句不错,后来看结果的时候发现没什么都做出来。他还能明显感觉到早饭没吃饱,毕竟庄羽干掉了早餐的一大半食物,陆琛有点后悔没在小区门口买个煎饼果子。按理说这个早晨过得是挺糟糕的,陆琛却丝毫不这样觉得,你要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觉得闹心,他又说不出来。

大概是夏天的阳光太好了。

学期末将近,在实验室闷了一整个学期的学生们提议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轻松一下。陆琛虽然知道自己在这儿肯定干不了太久,但还是决定去凑个数,指不定能从这帮学生口中套出来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陆琛趁着下午不忙,抽空回了一趟公寓,做了几个叉烧包。他看着自己做好的面点,心里忍不住有点得意,想找个精致一点的盒子装起来,翻箱倒柜一圈却只找到了个不锈钢保温饭盒。虽然拿保温饭盒装叉烧包是有点奇怪,别无选择的陆琛也只能接受现实,把叉烧包一个个码在盒里。他出去敲庄羽的门,没人在家,应该是在学校机房里泡着没回来,就把保温饭盒放在庄羽门口,又回家写了张便条——

晚上饿了别吃垃圾食品,拿这个垫垫胃吧。

陆琛没有黄色的贴纸,就拿了根透明胶粘在饭盒上。

 

第二天是陆琛难得的休息日,但他还是六点半准时从床上爬起来了。他要用这天的时间仔细梳理一下整个事的进展。

他先试着推测庄羽为什么会出现在张教授实验室里,并且给张教授的电脑做了加密程序。

庄羽不知道他帮的人正在研究危险病毒,正在给恐/怖组织研制生物/武器。庄羽的导师是他这些日子来和张教授联系的中间人,而这位导师似乎也并不知道张教授的秘密。

现在看来,可能性较大的结论是张教授通过J大内部建库项目认识了庄羽,并发现了他在计算机方面有惊人的天赋,于是邀请他给自己的电脑加密,他可能会说电脑中存着一些用于发表论文、现在还不能公开的实验结果,但隐瞒了自己需要加密的那台电脑中存的其实是一个惊天秘密的事实。而以庄羽善良又有点单纯的性格,必然不会去怀疑一个大学教授的电脑里有与生物武器有关的实验数据,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看到了数据,也不一定能看得懂。

想到这,门铃突然响了。陆琛本能地全身绷紧了一下,他看了眼表,七点一刻,是庄羽平常出门的时间。陆琛放轻脚步走到门前,从猫眼里一瞧,还真是庄羽,背着双肩电脑包,穿了件宽松的红色T恤,头上扣着顶棒球帽。他拉开门。

庄羽把昨天的保温饭盒递给他,笑着道谢,又一连声夸他手艺好。

陆琛接过那个被刷得干净到反光的饭盒,问他,“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

其实陆琛想说以后我再做给你,但还是憋住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今天出门早,自己走过去,就当锻炼了。”

“哟,你背着那么大个笔记本锻炼啊?”陆琛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我当年受训的时候还真背着三十斤重的东西跑步。

“陆琛哥,你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在家待着吧,我走了。”庄羽去按了电梯,挥手让他进屋。

陆琛还是等到电梯门关上了才回屋,他又拿起来那个饭盒——被庄羽刷得锃亮,亮到能进展览馆了。

 

后面七八天陆琛过了几天平静日子,每天捎着庄羽去上班,下班早的时候就给他做个宵夜,拿那饭盒盛好了放在对面门口。第二天早上庄羽会敲门道谢,有的时候庄羽赶不及,就给他放门口,上面贴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几句感谢的话,署名下面画了一个小小的笑脸。陆琛把便条揭下来,贴在一张白纸上,放进抽屉里收藏好。这几天连天气都是一模一样的燥热,六月中旬的暑气蒸得人浑浑噩噩,陆琛在实验室忙着,恍惚间会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个在这儿工作的毕业博士生。

六月十四号那天,终于下了一场雨。这天从下午三点开始阴天,四点半的时候黑压压的乌云盖住了多半边天空,接着就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直泼下来。这雨一下就是多半个小时,五点的时候还没停下来。

陆琛拿起手机,想给庄羽打个电话问问他晚上怎么回家,要不要送,号都输好了,陆琛又怕庄羽这会正在上课,还是翻出微信给他发了条消息。

——小羽毛,今天几点回?要我送你吗?

庄羽是向来是秒回党:

——我今晚要和同学出去聚个餐,晚点回去。

——怎么今天突然有夜生活啦?

——没有!就是大创项目拿了国家重点,组员出去庆祝一下。

——那行,注意安全。

——好的!

晚上十点半,陆琛正收拾洗漱准备上床——他前几天还因为十点四十准时睡觉被庄羽嘲笑过最美不过夕阳红——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庄羽,他接起来,对面的声音却不是庄羽的。

陆琛的瞳孔瞬间缩紧,全身肌肉绷着,却还是用一贯的声音问,“你是谁?”

对面人答:“喂!你是陆琛吗?我是庄羽同学,他让我们不小心灌醉了,你能来接一下他吗?”

陆琛问:“我是,你们在哪?”

对面报了一串地址。

陆琛挂了电话,迅速穿上衣服。对面那人刚才说话舌头也有点打弯,应该真的是他同学。但陆琛还是有点怕其中有诈,他想了一秒钟,把卧室壁画搬下来,从后面墙上的暗室里拿出枪来,藏在身上。他戴上微型耳机,联系了技术部。

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报了庄羽的电话号码,请技术部给这部手机定位。技术部值班人员很快回复了他,定位在一家火锅店里。

和电话那头报出的地址一致。陆琛轻轻松了口气,把车速放慢一点。

他在火锅店角落里找到了庄羽。庄羽正盯着自己盘子里的肉片看,脸上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被火锅的蒸汽熏的。这一桌还坐了四个人,看模样都是大学生。

一个人推推庄羽:“小羽,快,你陆琛哥来了。”

庄羽晃着脑袋把头抬起来,费了好大劲才把目光聚焦在陆琛身上,又花了好长时间才把陆琛认出来。

“陆琛哥……”庄羽站起来就要往陆琛那边走,但是他坐在里面,一下就踩到外面同学的脚,差点扑到地下去。

陆琛赶紧接着他,帮他从位子上走出来,又给被庄羽踩了脚的同学说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我们是没想到他这么不能喝,一杯倒,这才半杯啤酒就不行了,牛肉羊肉都分不清。问他家住哪儿也不知道,让我们找他陆琛哥,我们才给你打电话。”

庄羽这时候正像个八爪鱼一样往陆琛身上缠。陆琛试图阻止他到处作乱的双手——其实他如果真想按住庄羽,也就不到一秒钟的事,但陆琛不会这么做。

“没事,谢谢你们,我先带他回去了。”

庄羽听到陆琛说回去了,突然蹦跶起来,就往门口走。陆琛怕他摔着,急忙跟上。同来的几个同学在后边喊:“包包包!”

陆琛叹了口气,回身去接过庄羽的电脑包,又急忙转回身追上庄羽。

庄羽第二次留宿在陆琛家,这次他睡的床。陆琛把枪放回原位,关上空调,把窗户打开了一条缝,让清凉的晚风吹进来,给庄羽盖上被子,又留了一床被子在床脚上,自己抱着那条被子芯,去沙发睡了一晚上。

 

于陆琛而言,明天依旧是和行动目标斗智斗勇的一天。
——————————————

上中下是铁定完不了了,改成12345吧……下一更开始努力走剧情…

扯两句闲话,今天看到林导在微博公布了下一部电影的消息,不知道上映的时候能不能在国内看上了。自从看过红海之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生为一个中国人是多么幸运的事情,想到未来要出国深造就有点淡淡的忧伤。

评论(1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