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4

特/工陆琛和大学生庄羽。ooc预警。

前文链接 1   2   3

表白预警。

第四次终于想起来把bgm贴上来,如果愿意听一下请点歌名~《夏之林檎

我先保证,是he。

——————————————

陆琛一个漂移把车停进自己的车位,急匆匆拉开车门走下来,直到他看到庄羽坐在单元楼下长椅上,才悄悄松了口气,整理一下乱了的发型走过去。

庄羽看到他,也长出了一口气,站起来迎他,“陆琛哥,你来了?”

“怎么回事?”

“刚才快递小哥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楼拿件,我就带了钥匙出门,回去的时候窗子开着,桌子上的笔记本没了。”

“电脑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重要倒谈不上,但是这几天给A公司做的软件和这学期的期末作业都在里面。”

“那其他的东西呢?有没有丢?”

庄羽摇摇头。陆琛看他的嘴有点干,估计是蹲在电脑前敲了一下午代码,没怎么喝水。

“……怎么了。”徐宏这时候才走过来——刚才一路回来正好是晚高峰时段,陆琛油门刹车好一阵猛踩,差点给他晃吐了,这会才缓过来。

庄羽自然不认识徐宏,陆琛给他介绍,“这是徐宏,就是我刚才见的那个朋友。”

庄羽规规矩矩地打招呼,“您好。”

“你好你好,”徐宏也规规矩矩地回了招呼,“是失窃了?报警了没有?”

“还没有,我怕那个小偷再回来,就赶紧下来了。然……然后第一个给陆琛哥打的电话。”

徐宏咳嗽了一下。

陆琛也咳嗽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徐宏的肩,对庄羽说,“没事,我这个朋友就是就是公/安局的,要不我怎么带他一起来呢,省事了,也不用再打110了,是吧,徐警官?”

徐宏这次是紧急出动,假身份还没定下来,但他想这个事件涉及的都是公司投资人和大学教授,自己怎么也得是个企业主管或者像陆琛一样的博士生,没想到陆琛一句话就给了他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人民警/察的角色。

“是。既然确认是失窃了,那我给队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人看一下。”徐宏心想,这事完了得和陆琛算笔账,加上他刚才那顿飙车一起算。

陆琛去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瓶水,递给庄羽,让他在这儿等一会,朝徐宏走过来。

徐宏正要给杨锐打电话,陆琛凑近了说,“副队,你先别算我帐,咱先说这事,你不觉得蹊跷吗?”

“你怀疑是A公司找人干的?”

“庄羽只下去了不到五分钟,一般小偷能赶到这么凑巧的时间来?何况其他财物都没丢,只丢了那一台笔记本,他给A公司编过的程序,源代码都在里面,这个人目标很明确,就是冲这台电脑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家小朋友现在处境很危险。要不要我给队长说,派一两个人来看着他?”

陆琛回头看了一眼庄羽,小孩正仰头咕嘟咕嘟喝着水,表情有点郁闷——一下午的劳动成果,出门拿个快递就被人偷走了,也难免不开心。

“行,来一个人盯着他吧,有情况随时和我联系。”

徐宏点点头,拨通了杨锐的电话。杨锐听他说了原委,答应下来,马上联系附近的同志化装成警/察赶往他们所在的小区。挂电话之前,又忍着笑说,“麻烦你了,徐警官。”

“……”

虽然徐宏很想吐槽陆琛,但他不得不说,这次失窃绝对和A公司和其背后的恐/怖势力有关系,事关国家安全机密,这时候把知道的人数降到最少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无疑是有利的,如果真的被当地警方查到是A公司派人来行窃,庄羽面临的危险反而会更多。但一个人家被偷了,你让他不报警显然不可能,徐宏和陆琛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从这个角度来看,徐宏化装为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自己的队员越来越优秀了,处理事件的能力也更成熟了,这样看来,自己体验几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不出半小时,一辆警车停在了小区门前。一群人带着设备上楼,到庄羽家里仔细勘察了一遍。

领头的人来对庄羽说,“是一起入室盗窃案件,这儿作为第一现场,需要加以保护,直到我们破获这起案件为止。”

“……好。”庄羽郁闷。他的期末作业,他的工作成果被人拿走了,还没有地方住。

“在这之前麻烦您另找住处吧,如果您找不到,我们可以提供……”

陆琛在一旁打断了他,“他跟我住。”

庄羽有点吃惊地看着他,问,“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快去收拾东西。”

庄羽的语调终于轻快起来,跑去自己的卧室拿衣服。

“我有一点想不通,”徐宏走过来说,“A公司如果想要封口,明明有机会直接杀掉他,为什么要费工夫先偷了他的代码?”

陆琛心里抖了一下,他换了个角度,确认庄羽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的视线内。“我想他们未必懂得庄羽编出的东西是怎么运作的,要先把代码研究透了,不懂的地方套出来,等庄羽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了,再……”

“你看好他。”徐宏说。

“看着他的人到了没?”

“到了。我这两天想个办法,把庄羽和A公司的实习合约断了。”

陆琛点点头。庄羽从卧室里出来了,手上拎着一个双肩包。

“走吧。”陆琛对他说,转身回去开自己家的门。

庄羽跟上陆琛,笑着和徐宏说再见。

“好了,徐警官,把你的老母亲笑收一收。”客串刑侦技术人员的小哥对徐宏说。

 

庄羽常用的电脑没了,剩下的几台电脑因为都放在电脑桌上,也被当成现场保护了起来。这天晚上他就只能和陆琛聊聊天,来打发六月里闷热的夜晚。

“陆琛哥,你说我怎么那么走狗屎运啊,我就出去拿个快递,还能让贼进了家。”

“害怕了?”陆琛故作轻松地问,心里却希望他不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有一点点吧……”庄羽把沙发上的抱枕拿过来抱着,“但给你打了电话之后,我就不怕了。”

陆琛觉得有什么事情在悄悄改变着,让他充满期待又焦躁不安。

“陆琛哥,谢谢你。”

“不用跟我客气。”

庄羽咬着下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放开抱枕,双腿一跨,坐到陆琛身上来。

“陆琛哥,我是认真的,谢谢你,我……”

他们两个的距离太近了,庄羽努力让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这句话,他觉得陆琛的眼睛像是小时候夏夜天边的星辰,一直看到他的心里去。

“我……”

庄羽重复着这一个“我“字,半天却接不下后面的话。

“嗯?”

“我喜欢你!”他感觉到陆琛吹在耳朵边的气,终于喊出来。

陆琛的感觉没有错,有些事情真的变了。

庄羽一低头,直接吻了上来。

他们刚吃过晚饭,庄羽嚼了个青苹果味的口香糖,嘴里满是又酸又甜的苹果味。

陆琛本来还掐着自己的大腿肉保持清醒,要思考一下这份感情对这次任务的影响有多大,但一尝到这股苹果香的味道,也开始克制不住自己。他伸手环住身上的少年,左手扶着他的脑袋,追寻着青苹果的味道,开始主动回吻过去。

 

第二天晚上,陆琛留在实验室加班,八点半,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接到一个加密线打来的电话。

他知道这个加密线对面是谁——那个被派来看着庄羽的人。对方告诉陆琛,庄羽正在A公司总部办公楼上,十二层。其实让一个实习生加班到这么晚也不是稀奇的事,但他在对面楼上发现这栋写字楼的四台电梯有三台被人关停了,只剩下一台能用,公司里几个中东籍的雇员都没有走,聚集在监控室。

制造一起电梯失控事件来杀人灭口,这是陆琛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关停其余三台电梯,在仅剩的一台上做手脚,把谋杀伪装成电梯坠楼的意外事故。

陆琛心里暗叫见鬼,马上翻窗户从二楼的洗手间跳了出去,开车直奔A公司。陆琛给庄羽打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却是毫无感情的机器女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他几乎一拳捶在方向盘上。

徐宏今天下午还联系过他,说已经找到方法让庄羽明天就跳了A公司的槽。

然而还没等到明天,扎卡就先下手了。

陆琛早就看过A公司这栋写字楼的设计图,内部结构和每个监控探头的安装位置和拍摄角度他都清清楚楚。监控几乎是全覆盖式的,整栋楼只有一个常闭安全通道内部没有安装。也就是说要想不惊动监控室的敌人到十二层把庄羽带出来,只有走那儿。

他从一楼的安全通道翻窗而入,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十二楼。他到八楼的时候,加密线对面的人说,“快,他出来了,正在等电梯。”

陆琛冲到十二楼,一脚踹开安全通道上了锁的门,冲进走廊。走廊上有监控,但陆琛管不了那么多。当他走过拐角,终于到达电梯间的时候,看到的是在庄羽身前缓缓合上了最后一条缝的电梯门。

他几乎是扑过去要按住下行的按键,但他清楚自己来不及了。

门关上了。陆琛的手指重重拍在下行键上,指节都发着白。他不敢思考自己是赶上了,还是没赶上,只觉得度秒如年,眼睛紧紧盯着电梯门中间那条缝,眨都不敢眨一下。

两秒后,门又开了。庄羽的手按在电梯的开门键上,半是吃惊半是欢喜地叫道,“陆琛哥?”

陆琛抓着庄羽的手,一下子把他拉出来。陆琛使的劲大,庄羽没个防备,直接一头撞在了他怀里。

“怎么了啊?”庄羽揉了揉有点痛的额角,抬起头来问。

“跟我走。”陆琛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并不解释,拉着庄羽向他来时的安全通道走去。

电梯门在二人身后关上,仅剩的一台电梯开始下行。夜晚的办公楼走廊上静可听针,电梯缆绳运作的声音因而格外清晰。两三秒之后,这声音突然变了,不再是绳子放长缩短的咯吱声,听起来倒像是有什么物体正在垂直向下跌落。

庄羽注意到这奇怪的变化,正想开口问陆琛听到没有,一声巨响突然自身后传来。

刚刚还停在十二层的轿厢,在电梯井底摔得粉碎。

庄羽停住了,他回头看着电梯间,额头一瞬间爬满了冷汗。

“怎么回事……”

陆琛握紧他的手,问他,“庄羽,相信我吗?”

庄羽转过头来说,“当然信。”

“那跟着我走,我出去再给你解释。”

庄羽踉跄了一下,还是迈开腿跟上了身前人的步伐。

他们沿着安全通道一路向下。走到三层的时候,陆琛耳机里又传来对面楼上人的声音——监控室的人已经发现你们了,正从安全通道的一楼上来,人都带着枪。

陆琛踹开三楼的门,拉着庄羽躲了进去。他从腰间套出手/枪来,进去先开两枪毁了监控探头。监控室肯定有人盯着,以便随时通知队友他们两个人的具体位置,既然如此,不如先破坏三楼上的监控,和他们来一场捉迷藏。

三层是用半透明玻璃分隔成的一间间办公室,陆琛打开其中一间的门,对庄羽说,“进去蹲下,别乱跑,我让你出来你再出来。”

庄羽依言蜷缩在一张办公桌后面,刚蹲下就听到外面传来枪响,他感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三楼走廊的灯忽然全部被打开了,陡然增加的亮度让陆琛反射性地眯了下眼,手上的枪失了准头。

庄羽在强烈的光线下只能看到陆琛的影子罩在自己身前。

下一秒,他眼前的玻璃溅上了几滴鲜血。


TBC

——————————————

迟来的更新。

最近连续三天被蟑螂吓到丢半条命,战战兢兢地进度也很慢,昨晚上做梦都是我套出手/枪来给蟑螂一枪……

评论(2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