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5

特/工陆琛和大学庄羽。ooc预警。

前文链接:  1   2   3   4        bgm

——————————————

庄羽晕血。

他以前不信自己一个一米八的男子汉居然会晕血,但好几次体检时差点跪成骨折的膝盖还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你就是晕血。

但现在庄羽看到血,却不晕了。他觉得是因为自己的脑子里正乱成一团,根本无法处理视神经传来的“你看到血了”这一信息。

陆琛哥让他躲在这里,陆琛哥正端着枪和敌人交战,陆琛哥刚刚受伤了。

而我就蹲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陆琛忍着左臂的痛,重新瞄准刚刚打伤他的敌人,一枪毙命。跑在最前面的三个追兵已经被他解决了,陆琛也来不及检查一下自己受伤的左手,急忙对办公室里面的庄羽招手,示意他出来。

庄羽撑着桌子站起来跑出去。陆琛今天晚上穿了件浅色的衬衫,左臂流出的鲜血洇在衣服上,就像白色背景布上开了一朵红玫瑰花,分外醒目。庄羽这才感到头晕目眩,双腿一阵阵发软。

“怎么了?你哪儿受伤了?”陆琛立刻看出来庄羽不对,几乎要把他抱在怀里。

“没有……”庄羽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我就是有点晕血。”

“忍一下,我们得快点出去。”陆琛这才意识到自己左边袖子红了一块,但此时二人深陷重围,他比谁都清楚最要紧的事情是逃出去,便也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就继续向前走去。他本想用左手去牵着庄羽,又怕他看到血再晕,只能示意庄羽跟紧自己。

安全通道已经不能再走,他们得再找另一条路出去。陆琛在脑子里拼命回想着这幢写字楼三楼的平面图,却发现已经无路可走——电梯不能用,剩下的楼梯门装了电子锁,需要员工卡和指纹认证才能打开。

现在看来,他们只能从窗户跳出去了。从三楼跳下对陆琛来说并不算难,但他后面还跟着庄羽,他不会让庄羽做这么危险的事。

安全通道里传来上楼的脚步声,扎卡的人又追来了。陆琛略一思索,选了离安全通道最远的办公室,躲了进去,藏身在敌人视线盲区内,把庄羽护在自己身后。

这间屋子比其他办公室小,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角落里放了一台电脑,看上去倒像是个储物间。

“陆琛?”他的耳机里传来徐宏的声音。

“副队!”

“陆琛,我现在就在办公楼外面,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们被困住了,三楼,西南角的房间。”

“能不能跳窗?”

“不行。我可以,庄羽不行。”陆琛盯着门口,预备着随时都会出现的敌人,“还有没有其他出路?”

“我看看,三楼西南角的办公室……有了,你看靠东边的墙上,是不是有一道门?”

陆琛依言看去,这间办公室并不大,他很快就找到徐宏所说的那扇门,“是。”

“这扇门连着隔壁房间,隔壁是他们公司用来接待重要客户的套间,连着二楼。你们从隔壁走,在二楼跳窗。”

陆琛走到门前,推了一下门,门是铁的,上了锁,没有被推开。

“副队,门锁着。”

“这扇门用的是磁力锁,一断电就能开。”

“断电?副队,你逗我呢?我去哪断电?”

徐宏沉默了一下,说,“陆琛……”

“陆琛哥,我来。”庄羽从刚刚的角落里走出来,直接走向了办公室里摆着的电脑,“我黑了他们的系统,可以做到暂时断电。”

“庄羽,你别……”

“还有别的方法吗?难不成你要一直挡着我,然后咱们一起死在这儿?”庄羽嘴上说着,手上不停,片刻间已经开了电脑,十指开始在键盘上翻飞舞动。

“你不要参与这件事。”陆琛怎会不知道这件事背后到底牵涉着多大的势力,庄羽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旦卷进来,无异于小舟对海啸,危险来了,逃都逃不开。

“我不是早就参与进来了吗。今天是你来救我,我们才会被困在这儿。陆琛哥,我得帮你出去。”

陆琛被他一句话说没了脾气,叹了口气,问,“你需要多长时间?”

“五分钟……不,三分钟,三分钟就好。”

庄羽咬着下唇,用疼痛来强迫自己把因为晕血而迷迷糊糊的脑子变得清醒。他过去几天刚刚帮A公司加密升级了整个公司的系统,因而对整个系统的运作形式了解得十分清楚。庄羽从自己编的加密程序后门进去,一步步摸索着,找到控制整个系统的主线,再摸索出其中掌管着公司供电的部分,然后切断它。

两分四十五秒。庄羽用了两分四十五黑进了一个严密精细的系统内部,准确地切断了整幢楼的供电。

很多年后,这件事成了流传在安全部工作人员茶余饭后的传奇。但庄羽再回忆这一晚时,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样做到的。他只记得那间狭小的办公室里,到处弥漫着夏夜的闷热空气,他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上滚动的代码,心中翻来覆去地只有两句话——

我要和陆琛哥并肩作战,我要帮陆琛哥逃出去。

外面的敌人正一间间办公室地搜过来,陆琛持枪守在门口,他闭起一只眼来,以便停电后能迅速适应黑暗的环境。供电被切断的那一刻,角落里的小门自内侧开了一条缝。陆琛准确地摸到庄羽旁边,在黑暗中拉起他的手,两人一起闪进了隔壁房间。

隔壁是个复式的套间,装修地十分考究,如徐宏所说,应该是用来接待重要客人的地方。陆琛摸出口袋里的便携手电筒,找到通向二层的楼梯,拉着庄羽一路跑到二楼窗边。自二楼跳窗虽说是此时最好的选择,但二楼的窗台离地面依旧有着将近四米的高度。陆琛在这儿能看到徐宏正等在不远处接应他们,便扭头对庄羽说,“我先下去接着你,待会该跳的时候千万不能犹豫,知道吗?”

庄羽点点头。

陆琛明显感觉到他全身都在发抖,心想小孩今晚肯定被吓坏了,忍不住开始哄他,“别怕,我在下面接着你,嗯?”

“嗯。”庄羽深吸一口气。

陆琛笑着拍拍他的肩,把枪别在腰间,打开窗户翻身跳下,在窗下的草坪上打个滚,站起来回头对庄羽喊道,“跳!”

庄羽站上窗台前的写字台,他听见三楼的门已经被人撞开了,手电筒的光束在他身后的墙上晃来晃去,脚步声也离他越来越近,他看着地上,陆琛站在那儿,伸出双手,目不转睛盯着他。如果不是两人现在正在被人追杀,庄羽得说陆琛这姿势摆得活脱脱是一个电影男主角。

庄羽闭上眼,从窗台上跃下。陆琛稳稳地把他接在臂弯里,两个人一起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昨天夜里下了雨,草地还没干透,透着股淡淡的清甜气味。陆琛在百忙之中突然想起儿时去过的苹果园——夏天的时候,树上挂着青色的苹果,树下的草地就是这股味道。如果当下不是这般急迫的情形,他肯定要和庄羽躺在这儿,数着满天星辰,亲一口他的脸,然后对他说,我也很喜欢你。

然而事实是陆琛不到一秒就从草地上起来了,他半扶半抱地把庄羽也拉起来。徐宏从不远处跑来接应他们。陆琛把庄羽交到徐宏手中,说,“带他先走。”

徐宏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递给陆琛一把枪,拉着庄羽就向不远处的车走去。庄羽被徐宏拉着向前走,见陆琛没跟来,瞬间慌了,不停地回头看他,又怕敌人发现,不敢出声叫他。

陆琛对他比着嘴型说,“别担心。”直到他看着庄羽被徐宏安全带上车,才简单包扎了一下左臂的伤口,然后从一楼的一间办公室翻窗而入,再次潜入了写字楼中。

左臂被子弹擦了一下,伤得不重,但探头记录到了他的身影,监控室的那些人也看到他的脸了,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为了之后的行动,他得把这些影像和人都处理掉。

 

庄羽自从被拉上车,就坐在副驾驶看着车玻璃外面出神。徐宏拉着他在路上兜兜转转绕了好几个圈子,确认没有人跟来后,才掉了个头,朝市里的一个安全屋开去。

一直到徐宏把车停好,庄羽如梦初醒,拉开车门晃晃悠悠地走出去。被晚风一吹,庄羽才清醒了一点。他一低头,却看到自己衣服上一片血迹——刚刚跳窗的时候他压在陆琛身上,想必这些血是那时沾上的。

下一秒,庄羽感到剧烈的头晕和反胃,迟来已久的晕血感终于找上了他,庄羽扶着车门把手,弯下腰去,开始止不住地干呕起来。

“你还好吗?”徐宏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背。

“陆琛哥现在出来了吗?”庄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开口就在问陆琛。

“应该出来了,待会进屋给他打个电话。”

庄羽点点头,四下里一环顾,才发现这儿并不是自家的小区,就问徐宏,“这是哪儿?”

徐宏回答,“安全屋,在确认你绝对安全之前,你还不能回去。”

“安全屋?”庄羽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在谍战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名词,愈发觉得今晚的事情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到了屋里,确认安全后,徐宏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既然庄羽已经深陷其中,至少应该让他明白自己卷入的到底是什么事。

“陆琛的身份是假的,他是国家安全部的人。J大的张教授与境外恐/怖势力勾结,研制生物武器,他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彻底查清这件事。”

“你的意思是,陆琛哥他是……是安全部的特工吗?”

“对。”

“那今天晚上呢?他们为什么要对我……”

“A公司是这个恐/怖势力的核心成员投资的。现在由于中东战乱,他们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暂时中断了对生武研究的资助。研究暂停了,张教授和A公司都把重点转向加密之前得到的实验数据。”

庄羽愣住了。

“而你,就是给他们做加密程序的那个人。”

庄羽觉得刚刚消退的晕血感又重新席卷而来。

陆琛哥冒着生命危险潜入调查,我却无意中帮了恐/怖分子的忙。

这一刻庄羽几乎不能原谅自己。

TBC

——————————————

我十分喜欢这个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危险,怕得要死,还是帮着他陆琛哥逃出危险的庄小羽。

大概还有一到两更,就能写完啦。完了之后可能会做个薄薄的无料送给喜欢这个故事的大家。当然,这还得等我写完再说。

这两天我好像特别勤快有没有人夸我啊。之后的几周因为快到节课周了,可能会忙着写报告更新慢一些

最后先提前两天祝小麦生日快乐。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