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6

特/工陆琛和大学生庄羽,ooc预警。

前文链接:  1   2   3   4   5         bgm

一直忘了说,情节上有一些bug,请大家别见怪。

————————————————

陆琛回头解决了楼内的残党,去配电室手动通上电删了今晚监控探头录下的所有画面,然后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实验室用的一次性口罩戴上,尽量避开监控探头,从监控盲区的小角门绕出去回到车上。他翻出后备箱的备用衣物和急救包,给自己做了个简单包扎,把染上血的衬衫换下来,开车返回J大。

实验室还有两个学生在加班赶论文进度,陆琛在街边的奶茶店顺手买了两杯奶茶,用来给自己这一小段时间的消失找一个理由。

稍晚些时候,他开车回家,路上手机响了,是徐宏从加密线路打来的,但陆琛知道电话那头是谁。

前方的十字路口是红灯,他踩下刹车,按了接听。

“喂。”陆琛说。

“陆琛哥。”庄羽的声音有点哑。

“你没事吧?”

“没有,你呢?”

“没事,擦伤而已,别担心。”

“那就好,”庄羽说完这三个字,沉默了一会,像是在纠结些什么。陆琛也不催他,把蓝牙打开,绿灯了,他就跟着前面的车一点点往前挪。

“吓着了?去睡吧。”一直到陆琛开过了十字路口,庄羽都没说话,他终于忍不住出声安慰。

“陆琛哥,你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啊?”陆琛其实多少可以猜到一点庄羽在想什么,却还是笑着反问回去。

“因为我,我帮他们做过……”

“别想多了,你又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嗯,”庄羽说,他呼吸两口,如释重负,“那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你呢,好好在那儿待着,别再参与这件事了,剩下的我会解决的。”

“陆琛哥?你不过来吗?”

“任务还没完成,我不能去,不能被他们发觉我的身份。”陆琛说,声音很温柔,意思却很坚决,“好了,别担心,去休息吧,你把电话给徐宏。”

庄羽答应了,乖乖地把手机递回去。他去卧室躺下,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窗外隐约传来一阵远去的警笛声,他分不清这是消防车还是救护车奔驰而过,却知道总有人在深夜里不眠不休,奔去保护别人。

陆琛哥也是其中的一员,现在庄羽也想成为其中的一员,至少要帮上一点忙。

庄羽想,他需要一台电脑。但他之前四处看过,这间安全屋为了绝对安全,并没有安装电脑,手机信号也经过了屏蔽,只有通过特殊的加密线路才能通话。

庄羽又从床上翻身起来。他走回客厅的时候徐宏刚挂了电话,庄羽对徐宏说,“我可以帮你们。”

徐宏指着自己的手机说,“你知道刚才陆琛给我说什么吗?”

庄羽摇摇头。

徐宏说,“他让我看好你,让你不要再参与这件事。”

“可是我在A公司的保密系统里安了后门,我可以查到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只要你给我一台可以用的电脑。”

徐宏摇摇头,“你不是安全部的工作人员,不能让你冒这个险。你在这儿好好待着,别乱跑,外边很危险,冰箱里有吃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会来接你,”他也不再等庄羽说下去,拿了自己的车钥匙,转身离开。

徐宏虽然这样说,心里却明白让庄羽在这儿乖乖待着等事情结束,八成是不可能的。这儿是安全屋,不是监狱。一个人之所以待在安全屋里,是因为他明白外面有危险,但如果这个人真的不怕危险,偏向虎山行,简简单单一个屋子又怎么困得住他。但不论怎么说,今晚的事就算陆琛没有暴露身份,他们也已经惊动了扎卡,局势瞬息万变,他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用来盯着庄羽。

庄羽碰了个钉子,有点气恼地抓了抓头发,自我放弃一样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夜里十一点多了,庄羽觉得有点饿,起来去翻了冰箱。冰箱里冻了整柜的速冻食品,他找到一盒豆沙包,拿到厨房热上。

糖放太多了,没有陆琛哥做的好吃。

他想起一个月前陆琛天天给他做夜宵的时候,明明才刚过去了没多久,他现在想来竟然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庄羽回床上睡了一会,凌晨四点刚过的时候又从噩梦中惊醒。外面的天阴得厉害,看样子不久后就要有一场大雨。

五点多,庄羽拿了一把伞,走出门去。大门从外面锁住了,但里面依然可以打开。他刚走出去五分钟,密集的雨点就直砸下来,庄羽撑起伞,依然向前走去。凌晨五点的大街上空无一人,雨点把他的下半身打湿,闪电一道接一道划过天空,雷声就炸响在不远处,危险潜伏在他身边每一个地方。庄羽被这场大雨淋得狼狈,却丝毫没有放慢脚步,也感觉不到任何害怕的情绪,他知道自己要走向哪儿,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安全屋位于市郊一处偏僻的小区里。庄羽也怕A公司的人会追踪他的手机信号,因此把手机关了,电池也给卸了下来,只能凭着路边指示牌上的街名和方向摸索着走向城区。等到天色已经大亮,雨也差不多停了的时候,他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

家是肯定不能回的,J大那边估计也不安全,去哪才能弄到一台电脑呢?

庄羽想了想,让司机开去了购物中心。家里刚给他发了生活费,再加上兼职的一点收入,足够他买一台低配的笔记本了。他扛着电脑出来,围着购物中心绕了几个圈子,确认没人跟踪,这才走进一家连锁酒店,要了一间房。

庄羽迅速从自己留在A公司加密程序的后门轻车熟路地黑了进去,他过滤了A公司这几天所有的文件输入和输出,暂时没有发现可疑的加密文件。他留了个监控程序,一旦有加密文件传输,就会提醒他。

下午六点,提示音响了,是一个三重加密文件,由A公司的一个中东籍员工发给X国内一个邮箱地址。

来了。庄羽内心小小地欢呼了一下,马上把文件拷贝下来,开始解密。

与此同时,陆琛正在A公司楼下随时待命——他和徐宏发现A公司正在把投资的资金和外籍员工一点点撤出国内,与此同时,还发现了X国内与扎卡长期对立的另一大恐/怖组织的成员出现在这儿,情况越来越复杂。一旦让他们跑出国,再想调查这件事就难上加难,为了保证对事态的绝对控制权,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庄羽不得不承认加密这份文件的人确实厉害,硬生生把加密文件做出了迷宫的效果,他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把加密完全解开。

原本的文件完全呈现在他眼前,庄羽捂住了嘴,他开始反胃。

文件里是一个新型病毒武器的试验结果。细胞试验,动物试验,人体试验。前半部分是冰冷的数据,后半部分变成了血腥的照片。庄羽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翻过一张张被血映成鲜红色的图片。

恐/怖分子闯进了非洲某个地方的一座小镇,把男人都抓起来,愿意加入他们的就留下,不肯加入他们的就关进实验室做生物武器的试验品。庄羽不敢细想,但他知道这种事情一定发生过。

庄羽终于翻到了文件的最后一页。这个文件使用了十分复杂的加密方法,庄羽匆忙之间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精准地解密,因此文件内容间还有一些乱码,而在这最后的几行乱码间,庄羽发现了一件事——第三层加密里镶嵌着一个程序,会在第三重解密启动的同时,向另一个IP地址发出一个位置信息。

几乎是同时,外面安静的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

 

陆琛接到安全部打来的加密线电话,那头的人告诉他,刚刚发现了一个三重加密文件,正在加班加点破解,他们会和陆琛随时保持联络,一旦这份文件被证实与生武有关,陆琛就可以马上行动。

“等一下,为什么这个文件还被拷贝过一次?”陆琛听到技术员这么问。

“小马,你来追查一下这个路径。”

“好……头儿,这条路走的是公司加密程序的后门。咦,这个代码,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陆琛记得小马,是那天他在张教授办公室调查时连线的技术员。

“对,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大学生。”

“能查到具体地址吗?”陆琛一边问,一边拿出手机,拨了庄羽的号。

关机。

“B组,你们替我位置。”陆琛在频道里给同在A公司楼下待命的同事留了句言,拧钥匙打着火,向市郊的安全屋开去。

“稍等一下……地址在百货中心旁边的一栋楼里,是个连锁酒店。”

陆琛重重一脚踩下刹车,调头开向城市中心。

半路上他接到庄羽打来的电话,陆琛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按下了接听。

“陆琛哥。”庄羽的声音压得很低。

“庄羽,你没事吗?”

“陆琛哥,我找到他们研究生物武器的证据了,我现在把它发到你邮箱里。”

“先别管那个,你有没有事?”

“我在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了,就在门外面。”

陆琛的指节在方向盘上握得发白,但他还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对庄羽说,“庄羽你听着,待会他们要什么,你就给什么,照他们说的做,好吗?”

“不行……”

“庄羽,听我说,你不是安全部的人,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把自己的命搭上。”

庄羽躲在浴室里,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上滚动的进度条。而刚刚还在走廊里的脚步声,此时也已经进到了房间内。

“我不能这么做,陆琛哥,我不能就看着这么多人因为试验而死。”

进度条终于推进到100%,文件成功发给了陆琛。

“你听话,我马上就到……”

“陆琛哥,谢谢你。”

“庄羽!”

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再没有人回答他。

庄羽挂了电话,合上笔记本,从地上站起身来,把电脑狠狠砸向洗手台。

外面房间的脚步声停了。片刻后,洗手间的门被推开,庄羽看到来人——一米九多的彪形大汉,和他手上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陆琛赶到酒店,车门还没关上,人就已经急匆匆跑上了楼。

他按照指示找到庄羽所在的房间,门是虚掩的,陆琛拔出枪来,一脚把门踹开。

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人的踪影,卫生间的灯却亮着,从门缝里透出几缕光来。

陆琛慢慢靠过去,右手握枪,左手一点点把门推开。

他看到庄羽歪倒在浴缸里,一条腿搭在外面,头靠在墙上。浴缸的瓷砖是白的,庄羽身上的血格外醒目。

TBC

————————————————

下一更完结,两个人都不会有事的。

下周六有个挺重要的考试,更新可能要拖到下周日或者下下周啦,这里先给大家说一声抱歉。

另外不知道有人听了bgm吗?这是我五六年来都无敌爆炸喜欢的一首歌,有没有人要来交流一下听后感啊!

评论(2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