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7 (完)

特/工陆琛和大学生庄羽,ooc预警。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bgm

完结啦。上一更似乎吓到大家了,我这几天把糖厂买下来了。

——————————————————

陆琛想起来前两天的一些事情。

青苹果味的吻突如其来。睡觉前庄羽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他又给调了回来,然后把庄羽整个人用被子包好。庄羽裹着薄薄的一层空调被,把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说梦话一样嚷着第二天要早起给他准备早饭,来感谢他这几天的照顾。陆琛听了觉得他八成起不来,有点好笑,心里却又像灌了蜜,问他你个小懒虫会做什么菜,庄羽不甘心被叫小懒虫,赌气一样说明天走着瞧,翻个身把后背留给陆琛,睡着了不到三分钟又翻了回来。结果第二天早上还是陆琛先起的床,庄羽醒了之后扒着他不让他走,迷迷糊糊间把自己的脑袋蹭在他脖子里,小猫喝水一样细细地闻他须后水的味道。陆琛揉一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心想,我孤身探敌多少回,就算没有007那么多桃花运,三分之一总还是有的,没想到这一回在这个十九岁的大学生身上栽了。

所以陆琛看到庄羽满身是血,倒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念头,竟不是悲伤,也不是怀疑自己的眼睛,反而想起了几天前和他腻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想起他亲昵的动作和透着苹果甜味的微笑。

下一秒,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门后闪了出来,直扑向陆琛。陆琛来不及反应,一下被他按倒在地上,眼看着一把尖刀对着自己的咽喉直刺下来,刀尖上还滴着血。陆琛一瞬间明白血是谁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手就抓住了对方手腕,腿上一个使劲,硬生生把高他一头的敌人掀翻在地,让那人的头狠狠撞在了墙上。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晃了两下脑袋,挣扎着爬起来接着打,刀还拿在手里。

陆琛从没觉得一把刀能这么扎眼,他刚干这行那会,出任务的标配就是一把短刀匕首一把手枪,后来慢慢摸清了门道,学会了兵不血刃,这几年就不带刀了,甚至连枪都很少开。虽说如此,前几年随身的军用尖刀他还是好好收藏着,时不时拿出来保养一下,这是陪他出生入死的刀,是他的战甲和武器。这把匕首和他抽屉里的收藏品型号相差无几,却沾满了庄羽的鲜血,这个人就是用这把刀伤害他护在心口上的小朋友。

趁对方还没完全爬起来,陆琛往他肚子上狠狠来了一拳,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缴了他的械,接着往他膝盖上踹一脚,重新把人撂倒在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匕首就这么朝他面门上插了下去。

陆琛可以刺中他,陆琛觉得自己应该刺中他。

但最终刀尖还是偏向了一侧,只割破了敌人耳朵上的皮肤,插进了宾馆的地毯里。

陆琛立起手掌砍在那人后颈,把他敲晕,卸了他两条胳膊,接着扯下他身上的领带,捆住双脚,把刀拿远,捡起刚刚混战中掉在地上的枪,急忙跑去卫生间看庄羽。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陆琛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直到他接触到庄羽的颈侧,感觉到温热的皮肤下仍然有血液在奔流,才惊觉自己一口气已经憋了好久。他急忙去看伤口,把庄羽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所幸只在左腹上有一个刀伤,但流了很多血,需要马上包扎。陆琛伸手把人从浴缸里抱出来,怕弄疼他,手上的劲轻了又轻。他把人抱到床上去,做了紧急包扎,开始轻轻唤他的名字。

“庄羽?庄羽,能听到我说话吗?”

庄羽的眼睫毛颤了几下,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像是早起没睡醒一样。

陆琛终于放下心来,从设备里呼叫参与行动的其他人员前来接应。徐宏第一个回的话,“我马上去。”

“人活捉了,但是庄羽受伤了,我得尽快送他去医院。他已经破译了加密文件,发到我手机上了,我给队长那边发过去。”

“好,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到。”

“陆琛哥……”

陆琛听见庄羽在叫自己。

“你手上疼不疼?”庄羽拉着陆琛的左边袖子问他。

陆琛反应了一会,才明白庄羽这是还记挂着他前天晚上受的伤,心里暖了一下,看到他浸满了血的上衣又一阵心疼,嗓子几乎哽了一下。

“一点小伤,别担心。你呢,你还有哪儿受伤了?”

庄羽感到左腹上一阵阵疼痛,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人捅了一刀,想起身确认一下伤口,刚把头抬起来,陆琛的手就伸了过来,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别看。”陆琛说。

“怎么了?很严重吗?”

“没有,你晕血。”

庄羽乖乖躺了回去,陆琛又问他感觉怎么样,还有哪儿受伤了。

他摇摇头,渐渐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别怕,我在这儿呢。”陆琛察觉到庄羽抓着自己衣服的手在抖,出声安慰他。

“嗯。”盖在眼睛上的那只手温暖有力,庄羽闭上眼,全心全意去感受从陆琛掌心传来的热量,大量的失血让他全身乏力,脑子也昏昏沉沉起来,最后跌进一片黑色的梦境中。

 

庄羽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护士正给他换点滴瓶。

病房里一尘不染,阳光充足,他一歪头就能看到院子里高大的香樟。

过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门进来,步履平稳,走到病床旁边,问,“你是庄羽同学?”

庄羽点点头,他不认识这个男人。

不过对方很快就做了自我介绍,“我叫杨锐,是陆琛的队长。”

庄羽听到徐宏打电话时提起过这个名字,他自己一个人在医院躺着,没看见陆琛,也没有父母朋友在身边,听到这个耳熟的名字竟也生出三分激动来,打了招呼之后忍不住问他,“陆琛哥他现在在哪里啊?”

杨锐抿着嘴笑了一下,说,“他去中东执行任务了。”

“啊?”

“其实我这次来是专门来感谢你的,你及时破译了那份加密文件,才能让这些人在逃出国境前被我们抓获。我代表安全部全体参与这次行动的员工,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

“现在任务已经对接到了国际反恐组织,陆琛去X国协助他们,今天早上刚走。”

庄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杨锐只待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走了,病房里又只剩庄羽一个人。他看到自己的手机在床头柜上放着,顺手拿起来,手机屏碎了一小块,解锁后还停在通话界面上,通话记录满屏都是陆琛的名字。

庄羽拨过去,号码已经成了空号。

他颓然把手机放回去,消毒水的味道刺激得他鼻子有点发酸,眼角也开始泛红。

庄羽想起儿时的暑假,妈妈带他回乡下的外公外婆家,外公外婆有一片苹果园,就在村子的后山上,他没事的时候总爱往那儿跑,在草地上一躺就是一下午,任凭蚊子咬出一身的包。夏天的苹果还是青的,庄羽看到青色的苹果,想起自己的儿童牙膏上也画着一个青苹果,伸手从地上拿起一个来,就一口咬下去。入口的味道却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甘甜,而是锡箔纸一样的酸涩。庄羽那个时候捂着嘴,为这酸涩的味道蹲下身去,鼻子一阵阵发酸,眼角都泛着红。

时隔多年,他又吃到了夏天的青苹果。

 

庄羽在医院住了两周,出院的时候学期已经结束了,他去学校办了缓考手续,回到久违的家中。当时装模作样围起来的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桌子上收拾得很干净,放着一台全新的笔记本,型号配置和他丢了的那台一模一样。庄羽摸着电脑冰冷的金属外壳,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庄羽有对门陆琛家的钥匙,却不敢进去。他怕一进门看到被打扫干净的屋子,看不出一点陆琛曾经在这儿住过的痕迹,这会让他觉得陆琛真的已经不辞而别。他纠结了两天,还是忍不住,终于拿钥匙开了门,所幸屋里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浴室里两人的牙刷摆在一起,卧室里庄羽盖过的被子还没有来得及叠好。

他这个暑假没有回家去,找了一份靠谱的假期实习,却比正式员工还努力,忙前忙后,每天回到家倒头就睡。

陆琛回来时候新学期已经开始了。那天天气阴沉,风雨欲来。庄羽下了晚课回来,走到楼下发现陆琛家的灯隐约亮着,他连忙撒腿往楼上跑,电梯停在四楼不下来,他就直接从楼梯跑了上去。

庄羽跑上去的时候陆琛正开门出来。

“陆琛哥。”庄羽把手撑在膝盖上,拼命喘气。

陆琛笑了笑,“我本来打算悄悄走了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陆琛今晚本不用来,上级会派人来给他收拾房间,但他舍不得庄羽,想再看一眼自己的小朋友,哪怕看一眼对面屋子里的灯也好。

“你要走了吗?”庄羽抬起脸来,看着他,他觉得陆琛晒黑了不少。

陆琛点点头。

庄羽从门口望进去,房间里一尘不染,有关陆琛的东西全都被拿走了,几乎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可是陆琛的行李很少,只有一个双肩包。

“你要去哪儿?”

“下一个任务。”

庄羽直起身来,直视着陆琛的双眼,说,“陆琛哥,我……虽然听起来很好笑,但我必须得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站在一起,并肩战斗。”

陆琛笑着叹了口气,说,“我希望你能找一个安稳的工作,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不要再像这次一样卷入危险了,好吗?”他知道庄羽一向听自己的话。

但这次庄羽摇头了。

“我是认真的,”庄羽说,“所以陆琛哥,你就好好加油,等我去找你。”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带着十二分的坚决。

陆琛不能,也不会告诉他自己的下一个任务——潜入极端/组织内部,获取高层信任,配合安全部,里应外合将其一举歼灭,他所面对的将是十倍于这次任务的危险。但陆琛对自己说,为了庄羽这句话,你得活着回来。

“小鬼头,我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陆琛走进庄羽,伸手把人抱进怀里。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拥抱。陆琛轻轻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在他耳边说,“我爱你。”

庄羽用力闭着眼,不让眼泪流出来。

他们都说不清这样拥抱了多久,也许五分钟,也许一百年。当窗外开始下雨的时候,陆琛转身进了电梯,庄羽站在原地目送他。他们看着彼此,直到电梯门将他们分隔在两个空间里。

庄羽回到自己房间,冲了一碗泡面,打开笔记本,开始做事。他记得这种感觉,和两个多月前的那个清晨相似,自己孤身一人向前走,却不会感到迷茫和害怕,即使大雨未歇,依然不会停下。

一场雨洗去了夏日暑气,秋天到了。

 

五年后。

蛟龙一队接到命令,下午全体开会。

“咱才回来了几天啊,又有新任务?”陆琛刚从中东飞回来,时差没倒过来,下午报道的时候还有点晕。

“不是新任务,是新人。”佟莉回答他。

“听说来了一个特牛的技术员,专门派给咱们一队的。”这是顾顺。

“我听别队的人说起过他,好像没入职之前就特厉害,黑进恐/怖分子的系统只用了两分四十五秒。”李懂也插了句话。

陆琛听到这个数字,有点晃神。

“这么厉害?不是个秃顶大叔吧,聪明绝顶那种。”这是石头。

“没有,人家才二十四。”佟莉翻个白眼。

“最神奇的是他晕血,查体的时候倒了好几次。”这是罗星。

二十四岁,晕血,两分四十五秒。

陆琛心跳得厉害,又不敢细想下去。

杨锐和徐宏推门走进来,房里的五个人急忙停下了讨论。

陆琛觉得这俩人一大一小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似笑非笑。

“从今天开始,有一位新成员加入咱们蛟龙一队,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门口走进来一个人,白衬衣牛仔裤,露着一截脚踝。

“……新来的技术员庄羽。”

陆琛觉得自己应该是笑了,他看着庄羽和队员一一握手打过了招呼,最后走到他身前。

“好久不见,陆琛哥,我来了。”

五年不见,陆琛一时间只是端详着眼前人。庄羽又长高了一点,脸晒黑了些,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伸出的手臂上却能看出优美的肌肉线条,他站在那里,腰板挺得笔直,像一棵白杨树。

陆琛很想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当所有的话一起涌向嘴边,他能够说出来的也只有一句。

“等你好久了。”

 

秋天了,苹果熟了。

END

 

一句话彩蛋:

围观队员:“以为他俩拿的是一见钟情的剧本,没想到听了两句发现是久别重逢,入队时间晚,错过一个亿。”

——————————————————

大概会有一两篇番外,大家想看什么,欢迎评论点梗!

一到考前就没法安心复习,最后一章不更始终是个心事,不如干脆写完它吧,然后爆字数了。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和评论!爱你们,咱们下一篇哨向见!虽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

评论(40)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