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连猫带狗,一家五口

大概是退役之后的日常,短小无脑且ooc。自行车座位的一个套。

———————————

01  给你主子起名能不能走点心

陆琛和庄羽同居的公寓里养着三只宠物:肾上腺素,0,和1。

肾上腺素是陆琛的德牧。0和1是庄羽的猫,0是布偶,1是英短。

两个人搬进这间公寓的第二天,陆琛就把肾上腺素从爸妈家里接了过来。陆琛兴冲冲地带着肾上腺素进门,庄羽正灰头土脸地蹲在一堆木板和螺丝中间,组装着新买的床头柜。

德牧热情又不失礼貌地和第二位主人打了招呼。庄羽摸着它背上油光水滑的毛,问陆琛:“它叫什么?”

陆琛卷起袖子蹲下帮他拧螺丝,顺口回答:“叫肾上腺素。”

“……”

我还叫它强心剂呢。

 

一个月之后,庄羽也抱了两只小奶猫进门。

陆琛晚上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他常坐的沙发上正趴着两只小猫,德牧蹲在沙发旁边,仰着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它们。

“回来啦?”庄羽在厨房隔空向陆琛喊话,他正忙着鼓捣猫粮。

“你的猫?”陆琛蹲在肾上腺素旁边,陪它一起打量。

“对啊,我终于有猫了琛哥!”

“这是0。”庄羽指着左边那只稍大一点,正在舔毛的母布偶。

“这是1。”庄羽又指指右边呼呼大睡的公英短。

“为什么叫0和1?”陆琛不懂。

“二进制。”庄羽回答了三个字,就重新沉迷进两只猫之间。

“……”

感谢庄羽没给他们取名叫JAVA和PHP。

 

02  养了宠物之后总有一个人的家庭地位会下降

家里一共五口子,陆琛一开始是很满足的,感觉就像养了三个小孩。有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两人两猫一狗围在一起晒太阳,冬天的暖气送得很足,庄羽躺在他腿上看书,1趴在庄羽肚子上,0和肾上腺素霸占了沙发旁的地毯。

然后陆琛就被一爪子拍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1正拿它粗短粗短的小爪子踩自己的胸口。

“庄羽,你的猫找你。”陆琛摇一摇身边的人。

“1找的是你……”庄羽迷迷糊糊地回答,翻了个身继续睡。

陆琛认命,从床上爬起来,单手抄起1放在肩头上,走向厨房。1正在长身体,不能饿着它。肾上腺素和0睡在一张垫子上,0在睡梦中把自己拉成一个长条,头埋进肾上腺素肚子里。

现在是凌晨五点。几年前陆琛也是这个点起床,背上沙袋去练负重越野。他把罐头倒进食盆里,把1从自己肩上拎下来,轻轻放在食盆旁边。1闻到食物的味道,马上安静了,把小脑袋伸进去,一阵猛嚼。

陆琛等1满足地舔起了爪子,收拾好食盆,才把1抱回去。趁着闹钟没响,他还能再睡个回笼觉。

 

陆琛发现肾上腺素越来越爱缠着庄羽了。

庄羽坐在那敲代码,德牧就趴在他脚边。十月底那几天冷得厉害,又没到供暖的时间,庄羽就把自己的腿蹭在肾上腺素肚皮上,挨着德牧全身上下最暖和的地方。

陆琛也冷,他也想体验一把德牧形自走暖宝宝。但肾上腺素给他一个我很抱歉的眼神,依然把自己的肚皮留给庄羽。

陆琛委屈,于是他回卧室翻出了棉裤,去找0和1。0用幽蓝幽蓝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自顾自舔毛。1则歪着一张圆圆胖胖的脸,嗓子里发出喵呜喵呜的声音。陆琛一听就知道1又饿了,长叹一声,去给它准备猫粮。0和1不能解决陆琛的烦恼,但1会找陆琛要吃的。

 

陆琛,扛上枪能冲锋,拿起柳叶刀能救人,打开工具箱能修车的全能医疗兵,退役后处在家庭食物链的最底端。

当然,他自己很喜欢这种生活就是了。

 

03  猫与狗能和平相处并不是传说

猫和狗是天敌。

陆琛和庄羽对这句话持怀疑态度。

0比1大两周左右,又是布偶,体型也大,再加上0比其余布偶安静,不闹腾,最大的爱好就是给自己舔毛,因而整只猫看上去颇有绝世冷美人的风范。

这引起了肾上腺素的兴趣。

一开始德牧还只是远远看着0雪白的背影,时间一长,它胆子大了,就开始慢慢接近0。

肾上腺素迈出了第一步,一猫一狗之间的距离就迅速缩小,没几天,0就躺在肾上腺素肚子上睡觉了。

这天庄羽正在沙发上敲代码,他身上搭了个毛毯,肾上腺素依旧充当着他的腿部暖宝宝。0从自己的食盆回来,坐在垫子上舔了一会毛,趴下准备眯一会。

肾上腺素见0躺下了,起身从庄羽脚边站起来,走过去挨着0也躺了下来。0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肾上腺素柔软的肚子里。

“它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失去了暖宝宝的庄羽目瞪口呆。

“我哪知道啊……”陆琛和他一样的表情。

只有1习以为常,和平常一样蹿到庄羽手边上,在笔记本上踩了两圈,伸个懒腰趴下。

它的前爪压到退格键上。

“1!!!!!!!”

庄羽看着被删去大半的代码,欲哭无泪。

 

04  亲昵行为请回避宠物

“行了,都下班了,歇一会吧。”陆琛把毯子掀开,把庄羽的腿捞上来,盖好。

庄羽有点舍不得肾上腺素,一个劲扭头去看它。

陆琛抱住他,问:“冷?”

庄羽一个激灵。

他们两个明天都休息。

庄羽意识到怀里的笔记本和1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陆琛抽走了。

别啊,我还没点保存呢!庄羽在内心哀嚎,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很快就什么都不能思考了。

 

第二天庄羽起床,看到肾上腺素肚皮朝天躺在那里,0整只猫趴在它身上,肾上腺素有规律地摆着它结实的腰,一摇一晃,他的脸噌地一下烧起来了。

难怪昨天觉得哪里不对。

1拿它那副万年不变“我很饿”的表情看着庄羽。

昨天晚上1还趴在自己电脑上。

庄羽赶紧去卫生间给自己洗把脸。

 

1:“喵喵喵?”

———————————

养两只猫是我人生理想。

夏天的苹果无料已经送印了,减去自留和黑箱一共15本。可以安心去搞哨向了。

这几天尽量高产一点,过两天到期末考试周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评论(1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