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未来之约 上

心心念念的变小梗,没有人写只好自己割腿肉。

已交往设定,ooc。

——————————

临沂号的会议室里,蛟龙一队众人正襟危坐。七双眼睛一齐盯着坐在桌子上的小孩,大家表情严肃,谁都不说话。房间里唯一的声源来自于那个小孩子,他正饶有兴趣地拆着投影机遥控器。

七个人就这么看着他把遥控器拆开,把里面的线路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再装回去,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点也不符合他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脸蛋。

“队长,我觉得他真是庄羽。”佟莉说。

石头点点头表示赞成。

陆琛叹了口气,“对吧,我早就说他是庄羽。”

 

事情要从刚刚结束的实战演习说起。

这次演习在一个小岛上举行,蛟龙一队作为红军,行动目标是摧毁蓝军设在岛中央的指挥部。小岛上荒无人烟,热带雨林却茂盛得很,众人只能分散在齐膝高的灌木丛里摸索前进。庄羽负责操纵机器人,寻找敌方阵营,陆琛的任务是掩护他。

机器人的侦查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时候不远处一声枪响,接着灌木里冒出一股蓝色的烟来——显然,蓝军事先埋伏了狙击手。陆琛拉着庄羽伏低,庄羽的大部分精力集中在手上的操作器,没留意身边的植物,伏低的时候小臂上结结实实被锋利的叶缘划了一道口子。

庄羽眉毛皱了一下,轻轻啧了一声,也没功夫理会伤口,他就快发现蓝军指挥部了。

陆琛看见那道流血的伤口,从急救包里取出纱布,给他轻轻包扎起来。庄羽百忙之中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位置锁定了,四点钟方向,距离1432米。”

“收到,”杨锐回答,“蛟龙一队全员,向目标接近。敌方有狙击手,小心。”

“庄羽陆琛明白。”陆琛回答,确认前方没有蓝军士兵后,他回头对庄羽说,“走。”

然后他发现庄羽不见了。

准确地说,庄羽不见了,刚刚他身后庄羽的位置上,现在正坐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正歪着头看他。

等等,陆琛停下了他原本伸向庄羽的手,他觉得自己在做梦,要不然这个小男孩和庄羽长得为什么会那么像。

于是陆琛使劲闭了闭眼,又睁开,看到的还是这个小男孩。

“……庄羽?”陆琛开始慌了。何止是像,这小男孩和庄羽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嗯?”小男孩眨巴着眼睛问,“你是谁啊?”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陆琛心想,难道是蓝军发现他们了?然而还没等他继续思考下去,对面的小孩又问出了让陆琛目瞪口呆的问题——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你的名字……”陆琛愣了,然后试探性地开口问,“庄羽?”

“嗯。”小男孩心安理得地点点头。

“这是哪儿啊?”他显然很好奇周围的环境,左看看右看看,趁陆琛反应过来之前站了起来。

“唉别站起来!”陆琛急忙把他按倒,可惜为时已晚,蓝军的狙击手已经扣下了扳机。陆琛挡在小庄羽前面,那颗空包弹射在他的后背上,随即冒出一阵蓝色的烟雾。

陆琛就这样,在不知道为什么变小了的战友兼爱人面前,阵亡了。他叹了口气,低头却看到小号庄羽正直勾勾看着他,那双眼睛水灵灵的,还带着三分惊慌失措。

“对不起,吓到你了?”陆琛早已习惯了战场,但这个十几岁的小庄羽显然没有习惯。听到枪声会怕,这对和平环境里长大的孩子来说最正常不过了。

殊不知陆琛这句安抚的话,听在庄羽耳朵里却完全是另一番意思。他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了跟着同桌小姑娘看过的狗血情节——英雄中了枪,还强笑着说没事,护送大家离开,最后自己永远倒了在战场上。

“你没事吧?”小庄羽颤着声音问。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一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可能会受伤,心里就有一种很着急很难受的感觉。

“没事,”陆琛关了通讯器,“这只是演习而已。”

“真的?”

“真的,”陆琛转过身来说,“不信你看,一点血都没有吧?”

小庄羽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想起来什么,又问,“那你会不会被打出来内伤?”

“……”

 

陆琛怀着复杂难言的心情牵着小号的庄羽回临沂舰。他们俩踏进会议室的那一刻,屋里六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看过来。陆琛全身莫名其妙一阵发冷,像在战场上给敌方狙击手当活靶子一样。

小庄羽显然体会不到身旁大哥哥的感觉,他不认生,很自然地走进来,陆琛说到这是谁,他就向谁打招呼,在不忘末尾加上一个甜甜的哥哥或姐姐。

佟莉听到这一声姐姐瞬间母爱泛滥,上去把陆琛挤得老远。

杨锐已经汇报了舰长,他们正在等高云过来。

这段时间里小庄羽被会议室的投影仪吸引了目光,“我能拆开看看吗?”他拿着遥控器问。

“……”众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保证能装回来,教室里的那个我天天拆,每次都能拼回去。”小庄羽歪着头看着他们。

没有人阻止他。小庄羽不再多话,低头开始鼓捣起遥控器来。拆了一半他觉得有点累,伸手能够到的地方又没有椅子,他就直接跳到了桌子上坐下。陆琛吓了一跳,怕他摔着,急忙站起来想去护着他,发现庄羽正稳稳当当坐在那里之后又收回了迈出第一步的腿,有点尴尬地坐了回去。

六双眼睛一瞬间都盯着他。如果刚才是在给敌军当活靶子,现在陆琛的感觉就是已经被射穿了。

众人看着小庄羽熟练的手法,依稀和大号的那个有些相似,才慢慢接受了他们的通讯兵真的变小了这个事实。

 

稍晚些时候陆琛带小庄羽去舰上的医务室做身体检查。小庄羽一路跟着他,寸步不离。

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突然变成了只有十几岁的自己,这怎么看都有违常理。他们把信息核对了一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父母的身份,还验了指纹,一切证据都显示这个小孩确实是十几年前的庄羽。这事情让高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嘱咐蛟龙一队先照顾好他,他再和有关部门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方法。为防万一,陆琛决定先带他去做个检查,确认一下他的健康状况,也好让自己放心。

医务室的护士盯着小庄羽愣了两秒,把陆琛拉到一边悄悄问,“莉姐的孩子?”

“不是不是,”陆琛被她吓得差点一口气噎死,“是庄羽。”

护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庄羽的孩子?不是吧……那你怎么办啊?”

陆琛扶额。

 

晚上小庄羽跟陆琛睡。

本来庄羽是睡上铺的,但陆琛怕夜里风大浪高,船行不稳,会把小庄羽从上铺摔下来,就和他换了床,让小庄羽睡下铺,自己爬到了上铺。他本来是想换一下被子的,但看到上下铺放着的两个一模一样的豆腐块,还是省了这一步。

陆琛躺在上铺,闭上眼听着海浪声,却怎么都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过于突然和奇怪,小庄羽的到来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和庄羽虽然早已经是恋人,但对于十几年前还在上初中的小号庄羽他知道的却很少。军队里自由时间很少,在一天里空闲下的几十分钟里两个人更愿意静静地看看海景,说一说今天的趣事和明天的安排,毕竟他们是军人,行走在刀尖上。

他听到下铺的小庄羽也在翻来覆去,便轻轻地问,“小羽,你睡了吗?”

“没有。”小庄羽还没过变声期,奶声奶气的。

陆琛听到他软绵绵的声音,心里像被戳了一下似的——他怎么没想过,遇到这种情形,最难受最不安的应该是本人才对。突然到了陌生的坏境,没有熟悉的家人朋友,一个刚刚十几岁的小孩一定吓坏了,何况小庄羽还是直接到了演习战场上。

“害怕吗?”陆琛问。

“……”小庄羽沉默了一会,“怕。”

“但是……跟着你,我觉得很……”

“很?”

“就是……很安心。”

陆琛笑了。

“你想知道自己长大后成了什么样的人吗?”

“我知道!我当兵了对吧,超酷的!”小庄羽听到这个话题来了精神。

“对啊,要不要我讲给你听?”

“要!”

陆琛就开始给他讲故事,从两个人相遇开始讲起。

他刚准备讲伊维亚那次惊心动魄的行动,就听到下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陆琛探出头去,看到下铺的小孩已经睡熟了。

“晚安。”陆琛轻轻说。

他闻到被子上有清新的肥皂香,那是庄羽留下的味道。

不知道大号的那个现在在哪里呢。

TBC

——————————

考试进度过半,上来混个更。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结果就十一点半了……

喘口气接着背书,时间就是分数,我一定能预习完。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