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蔺靖】后来想拆cp的人都成了神助攻(四)

前文链接:      

本章有梅长苏*霓凰cp提及。

——————————————————


少阁主天一亮就又一股脑把书搬了回去。

 

既然现在萧景琰疑似被他妃嫔下了断爱绝情丹,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既然看不到,自然不会动情,毒性也不会发作了。

 

但又担心没人照顾陛下。

 

蔺晨一开始打算去找太后,毕竟是萧景琰的母亲,又懂医术,还能增进母子感情交流。

 

但转念一想,又不敢去找。

 

要怎么解释呢?

 

我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照顾你儿子,因为你儿子中了一种很厉害很神奇的毒,看到我就胸口疼。

 

那太后肯定会问,景琰中的是何毒?为何看到先生就疼?看到哀家不会疼吗?

 

到时候怎么回答?因为他喜欢我?

 

不行不行。

 

毕竟是景琰的母亲。恋爱都没开始谈就见家长,这操作太刺激学不来。

 

 

 

思来想去,蔺少阁主去找了老铁梅长苏。

 

能统帅江左盟的麒麟才子可不是好糊弄的,蔺晨也没想着糊弄他,干脆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梅长苏听了笑得打跌。尤其是听到上天入地的少阁主不敢去找太后。

 

虽然昔日的风云人物今时已经远离朝堂,但擅长察言观色的梅长苏还是看出了蔺晨对他发小的那一点点小心思。

 

比如除夕夜国宴,蔺晨回来说陛下朝服上的金线双龙滚边实在是巧妙精致,赶得上姑苏城中手指最灵巧的姑娘秀出的苏绣。

 

梅长苏愣了愣,回想了下这么多年认识萧景琰和认识蔺晨之后和他们两个大男人交流的话题。

 

喝药治病,文采武功,天下英豪,夺嫡之路。

 

蔺晨从来没和讨论过衣服上的滚边。只是当年他在琅琊阁时,偶尔会听到阁主夫人向蔺老阁主提起他衣服又不换,穿得滚边都磨掉了。

 

哦对了,霓凰也对他说起过这话。

 

“别笑了别笑了,唉我说你,到底去不去啊?”少阁主袖子一抄,连摆海棠春睡姿势的心情都没有了。

 

“去去去,景琰是我至交,我当然去。”梅长苏绷住脸说。

 

过了三秒,又开始笑。

 

“别说漏嘴了啊!”

 

“漏不了漏不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蔺晨努力忍住想打他的冲动。

 

他还得去周嫔那儿探个明白,还要钻研解这毒的方法。

 

以后还得和景琰太后和其他甲乙丙丁解释这回事。

 

虽然他打心里还是很愿意做这些事的就是了。

 

 

 

蔺晨昨日给萧景琰开的药加了些安神助眠的成分,是以第二天萧景琰醒来时已将近正午,却见到陪在他床边的人不是蔺先生,也不是母后了,而换成了小殊。

 

自从梅长苏把蔺晨推举给萧景琰之后,自己就开始渐渐淡出朝政诸事,专心修养,虽然还在金陵住着,这几年的访客也渐渐少了。萧景琰又天天忙得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二人见面时间反而少了。

 

老实说,在得了这种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病的关头,有发小陪着,他心下倒宽慰许多。

 

只是吧……

 

“小殊,蔺先生呢?”

 

打完招呼第一句就问蔺先生啊?

 

“你的方子里有几味药他拿不准,在家研究呢。”梅长苏闷声不响撒个谎。

 

萧景琰笑了笑,心中暖暖的,胸口还是有些许闷痛,但与前两日相比已经好多了,想是昨天服下的药中带了些止痛化瘀的成分。

 

“景琰啊,你觉得蔺晨这个人怎么样。”

 

“蔺先生学识渊博,见解独到,这些日子我确实受益良多。”

 

梅长苏脸心里翻白眼。客套,你就接着客套。但他与萧景琰自幼相识,也一起走过了年少情窦初开的时光,深知就萧景琰的性格,也就只能在自己还蒙在鼓里的时候打打直球了,你要是让他去主动表白,那就难得很了。

 

反正来都来了,那不如顺手当个牵红线的了。反正他梅长苏又不是第一次牵红线了。

 

梅长苏打定主意改行做媒人,正暗自思量要如何开口,忽然看到窗边的风铃。

 

怪不得蔺晨房里也挂着个同款呢,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连飞流也不让碰。

 

麒麟才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再说蔺晨那边。

 

他去顺了一套太监服饰,一路畅通无阻潜到了周嫔娘娘寝宫。

 

本来扮太监这种事你就是打断他的腿他也不会干,但是现在……

 

为了景琰,为了景琰。他今天只是要确认是周嫔下了断爱绝情丹,其余的事还得等他把萧景琰治治好再说。

 

少阁主仗着自己身法轻盈,一路躲着各处的宫女太监把这住所摸了个遍。果然不出半个时辰,就在内室一个装陈旧首饰的木箱暗格里发现了几瓶药丸。

 

蔺晨便拿出几粒药丸来细细瞧,书中所述这断爱绝情丹要加入在极北方苦寒之地生活的一种蝎子,那蝎子通体呈现透明之色,因此制成的药丸颜色淡,气味也小,只有细细闻来才能感到一丝辛辣冲鼻。眼前这药丸确实和书中对断爱绝情丹的描述大体相当。

 

他又看了剩下的瓷瓶,里头放着的都是一样的药丸。想来是她将这药磨成了粉加到食物中再送去给萧景琰的。

 

蔺晨念及此处,突然感觉心头涌上一阵怒火来。

 

他想了想,从那三个瓷瓶中挑了一瓶拿走。

 

你敢给他下毒,你敢承担后果吗?

 

 

 

萧景琰今天的感觉好多了,便吩咐下人去拿来了这几天堆积的折子来,披了衣服坐在桌边办起公来。

 

午后霓凰郡主也来请安了。她今日穿了件月白色的下裙,盈盈行礼拜下时腰间的一块红玉玉佩就格外显眼。

 

这玉佩雕得别致。萧景琰眼尖,看了一眼就想起梅长苏腰间似乎也有同款。

 

于是他又去看梅长苏腰间,还真有同款,翠玉的。

 

但想到他们两个人正在热恋中,戴个同款玉佩也没什么。

 

于是萧景琰一转眼就忘了这茬。

 

直到霓凰坐久了起来走两圈,正踱到窗边风铃下。

 

“这风铃好别致。我竟不知道陛下也开始喜欢这些小玩意儿了?”

 

萧景琰撂下一本废话连篇的折子,揉了揉太阳穴,顺口答道,“蔺先生送的。”

 

梅长苏忍笑。

 

“我前几日看蔺晨屋里也挂了个这样的风铃,还宝贝得很,谁都不让碰。”实在忍不住了就说句话放松一下。

 

果然萧景琰听到这话,反应了一会儿,又瞧了瞧他俩的同款玉佩,就盯着那风铃开始发呆。

 

小殊送霓凰同款玉佩,小殊和霓凰是恋人。

 

蔺先生送朕同款风铃,蔺先生和朕是什么?

 

梅长苏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憋笑憋得要吐血。

 

 

 

他发了会呆,却听高公公进来通报,说周嫔在外求见。

 

——————————————————

苏兄:疯狂暗示.jpg

下章就告白和完结了。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