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琛羽/后勤组】陆琛问庄羽你眼线是自带的吗

玩一下官博的清秀眼线花美男梗。

甜的甜的甜的!!便当、断的手和手指头都吐出来了吐出来了吐出来了!!!

最后面有一点开车,预警一下。

ooc我的。致敬每一位为我们抵挡黑暗的战士。

 ————————————————————————

1

庄羽刚到蛟龙队的时候曾起了一阵轰动。

用女兵们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明明可以靠颜吃饭却偏要当个技术兵,还是背最重的包架最灵的天线通最快的WiFi的那种。

 

陆琛性格好,和谁都合得来。庄羽刚来就和他住一个宿舍。

陆琛对这个新队友兼新室友十分满意。两个人都是本科毕业之后参军,曾在象牙塔里的日子让他俩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

比如。

“你旷过课没?”

“没有。线代旷一节就挂科,不敢旷。”

“这么怂啊?你哥我当年上生理的时候还逃过呢。”

“医学和数学又没有必然的关系,唉你把那操作手册递我一下……”

 

不过比没逃过课更让陆琛感到震惊的,是庄羽的眼睛。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新室友似乎画了眼线。

内眼线,恰到好处地涂满了睫毛根部,没那么显眼,离近了看却叫人难以忽视。

确实难以忽视,连陆琛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离这么近看人家。

“你画眼线了?”

“我没有啊?”通讯兵从一大堆设备里抬起头来。

开玩笑!庄羽保证他那一排又长又密又整齐的眼睫毛是纯天然的,只是因为太密太整齐,睫毛根部才有自带内眼线的效果。

陆琛也保证庄羽那眼线绝对是画的。

 

住一个宿舍第一个晚上,陆琛第一次注意到庄羽的眼线。

 

2

第二天庄羽起得早。

他是个标准的城市小康之家出来的孩子,虽然部队条件艰苦些,在洗漱上还是少不得多花些时间。

于是陆琛一起就去看他的眼线。

还在呢。

早上起来自己悄悄画上的?

庄羽回他一个白眼。

都说了是自带的。

 

3

好不容易有一天陆琛起得早。

为了解开心中多年的疑惑,他全程找各种理由看着庄羽洗漱完。

没发现他画眼线。

训练前他凑近庄羽的脸,仔细一看,眼线还在。

难道真是自带的?

庄羽已经见怪不怪了,笑着回他:“陆哥你看了多久了,都说了是自带的。”

然后拿起最重的包跑了热身,负重五公里。

跑完陆琛又去看,庄羽出了好多汗,但是眼线还在。

应该真是自带的吧。

他默默回想了一下医学课堂上的知识,觉得理论上睫毛还是很有可能这么密的。

 

4

直到有一天,陆琛终于彻底相信庄羽的眼线是自带的。

那天他们刚从依维亚回来不久。

陆琛已经能下地了,他吊着骨折的左胳膊,晃悠到庄羽病房里。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心电监护仪平稳规律的滴滴声。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床头的鲜花上。

陆琛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还没醒过来的人。

阳光悄悄爬上了床上人的脸。陆琛又去看庄羽的眼线。

眼线还在。

他亲眼看着庄羽满脸满身的血迹被医护人员擦去,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将近整整一天之后才被推出来,然后一直昏迷到现在。

身中五枪,肺部被击穿,多条动静脉出血,腿部和腹部多处锐器伤。

终于明白了庄羽的眼线是自带的,他心里却抽着疼。

快些醒来吧。

 

窗外飞过一只鸟。鸟的影子掠过庄羽的脸。

陆琛看到那两片又密又长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又颤了一下。就像片羽毛轻轻扫在他心上。

“庄羽?”

“……嗯?”

“醒了?”

“嗯。”

 

5

他俩在一起之后陆琛喜欢看他自带的眼线的毛病还是没改。

尤其在床上,陆琛状态来了情话都不说了,就逮着他睫毛又吻又舔,下边使劲顶。

庄羽趴床上一身汗抱怨,熄灯了还不能去洗脸。

陆琛就又开始说情话,什么你的睫毛和你的名字一样美,还能自带眼线真是好神奇啊,作为一个迷彩衣天使我就不由自主想触摸它……

好了好了,你骚//话满分,知道了知道了。

 

庄羽委屈,心想总有一天我得给你画个眼线。

然而事实证明,男同志不要轻易碰化妆品。

 

End

——————————————————————————

三刷之后的兴奋产物。太虐了我要给后勤组发糖冷静冷静。

评论(7)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