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忙里偷闲去听了苏童老师的讲座。其实我对苏童老师了解不多,他写过那么多作品,我只高一做数学题做累了的时候读过寥寥几篇,五六年过去了现在记着的东西几乎没有了。但我记着他写的江南,因为很不一样,不论是和小桥流水的图片比,还是和其他人笔下的朦胧烟雨比,都很不一样。今天苏童老师自己也说,他觉得江南是一个烟火气十分重的地方,甚至比皇城帝都还要重,他只有走出苏州去,才写出了好东西。我也说不清是不是潜意识里受了他这种看法的影响,自己刚到苏州的时候也是想,这儿虽然美,我终究是要走出去的。
虽然不是中文系的,书包里还装着统计学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等毫无关联的砖头书,但我觉得在后面站了两个小时还是很值得的。祝苏童老师身体上的小毛病也能快点好起来。
苏童老师被我校热情的学生堵在了男厕所,写到这儿的时候刚刚才被院长从厕所里解救出来。
另外,我校的各位小姐姐真是美。不知道是哪一位姑娘,刚刚用蜂蜜洗发水洗过头吧,闻起来好甜,像春天的花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