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琛羽】夏天的苹果 番外

特/工陆琛和特/工庄羽,ooc预警。

正文:  7  (7可以找到前面所有章节的链接,不再都放一遍了。)

一个成为同事后的短小番外。

————————————————

“九点钟方向有巡逻人员接近。”

陆琛俯身蹲在装饰用的巨大绿色盆栽后面。三秒钟后,拐角处出现两个保安打扮的人,举着手电筒,从他藏身的花盆前走过。

“前方走廊有摄像头,等我三十秒。”

陆琛蹲在原地,在心里默数。庄羽说需要三十秒的时候,陆琛通常只需要等二十多秒。

“好了。”庄羽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键盘响。

这时陆琛数到二十四秒。他甚至能想象出对方现在的样子——双眼一瞬不瞬盯着屏幕,右手抬起,果断地敲在回车键上。陆琛站起来,放轻脚步,快速通过转角,跑过走廊,站定在监控盲区里。

监控室的值班人员发现三楼一个探头的界面似乎卡住了,时间停在23点46分21秒。不过仅仅四五秒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值班大爷揉揉太阳穴,把这个微小的故障记录在本子上。

当然,他不会想到在刚刚的四五秒中里,已经有人悄无声息地接近了这栋楼最核心的位置。

陆琛现在正站在三楼总机房的外面。

“哟,这个锁有点难度。”

“我可不信有什么锁能难倒你。”

“当然难不倒我。”庄羽说。然后陆琛听到细微的咔嚓声,门开了。

“进去吧。”

“对面还有摄像头呢?”

“放心,早搞定了。”

陆琛听出庄羽语气中掩饰不住的一丝得意,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闪身进了机房。

于此同时,监控室里整个二楼的画面都一阵闪烁。

大爷不耐烦地敲着盛满着浓茶的玻璃杯,“今天点儿背啊,这破机器故障一个接一个。”他站起来走向线路接口,看看是否有接触不良的问题。

显示屏上,一个人影闪进了主机房。然而值班大爷专注于眼前五花八门的接口,并没有看到。

 “到位,你随时可以上来。”陆琛在窗边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系好绳子,然后打开窗把绳子垂下去。

“收到,”庄羽把电脑装进背包里,回头对司机位置上的人说,“莉姐,我去了。”

“小心。”佟莉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庄羽从这辆伪装的货车上跳下来,确认四周没人,跑向不远处的办公楼,抓住陆琛放下的绳子爬上去。快到三楼,庄羽自然而然向前伸出手去——

一只手从里面握住了他。陆琛稳稳当当把他拉进了房间。

他们两个今晚的任务是来这个工厂的机房里拷贝以往的生产数据,这个零件制造厂被怀疑给境内极/端分子提供枪支配件。安全部多次试图通过交涉手段得到数据,都没有结果,最后只能派一队来执行任务。这次行动规模和难度都不大,因此杨锐只派了三个人——陆琛和庄羽两个人潜入,佟莉在外接应。

这个工厂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安保措施却很严密,唯一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就是每晚十一点半例行送货的货车。三个人商量之后决定由陆琛先潜入机房,同时佟莉找一辆型号车牌都相同的货车,伪装成司机开入工厂后院,庄羽则藏身于货箱夹层里,帮陆琛解决一路上的摄像头和密码锁。机房在三楼,窗户是对着后院开的,陆琛到了之后从里面放下绳索,庄羽就可以趁人不备进入机房。

“机房内的巡逻二十分钟一次,咱们现在还有十六分钟。”庄羽走到一台机子前,启动,把自己的电脑拿出来接上去。陆琛站在他旁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戒备着周围的情况。

“那我相信你十分钟就能搞定。”陆琛说。

庄羽轻轻笑起来,眼睛眯成半弯的月牙,依然牢牢盯着屏幕。

 

第十一分钟,庄羽完成了对三个月以来所有生产数据的拷贝。出于多年来的习惯,他黑进一个系统核心之后总是要清查一下所有经过传输的加密文件。这个习惯让他走上了今天这条路,也让他屡立奇功,才得以二十四岁就加入了安全部最核心的任务小组。庄羽一点点过滤下去,果然发现了一个从工厂系统外部电脑传入的加密文件,在解密后的十分钟之内就被删除了,没有任何备份。

“陆琛哥,咱们的计划得改改了。”

“怎么?有新发现?”

“嗯,一个可疑文件。”

“需要多长时间?”

“我得先把数据恢复才能拷到文件,大概十几分钟。”

陆琛看了一眼表,距离下一次巡逻还有五分钟,巡逻人员肯定会发现他们,距离佟莉的货车开走的时间也仅剩下六分钟左右,继续留在这儿无疑是将自己置于险境。但陆琛相信庄羽,也相信自己,不管面对什么,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能称作困难。

“没问题,你就坐这儿不要动,剩下的我来解决。”

庄羽点点头,他已经开始着手恢复数据了。

“莉姐,计划有变,你先撤,去两条街外面的汇合点等我们。”

“收到。万事小心。”佟莉心想你们终于记起来我还在外面等着了,她摇摇头,打着了火,驾车从后门离开工厂。

陆琛听到巡逻人员的脚步声一点点接近,把自己隐藏在墙壁的阴影里。

片刻后,两道光照进了原本黑暗一片的机房,走进两个巡逻保安,他们分头走向机房两边,开始例行巡查。陆琛从光影交界处走出,从后面接近其中一个人,对准他的脖子就是一个锁喉。对方哼都没哼出来一声,直接向后倒去。

陆琛把他轻轻放倒在地上。

“什么人?”

另一个人发现了机房角落里的庄羽。

然而庄羽并没有理会他,依然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庄羽知道陆琛会负责解决这个人。

下一秒,第二个人也倒在地上。庄羽抬起头,看到陆琛还维持着一个标准的持枪姿势。

当然,他用的麻醉弹头。根据事先调查,这些保安并不知情。蛟龙一队有个规矩,他们虽然大多数时候在暗处行走,也不能无谓取他人性命。因而陆琛的所有攻击都只是令他们陷入暂时昏迷。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给对方送去一个微笑,他们都没有开口,也不需要开口,只是各自投入到手头的工作中去。机房内依旧一片寂静,从外面看不出丝毫异常。

完成任务后庄羽顺手删了今晚摄像头录下的所有图像。他们沿着绳索从三楼撤出。陆琛先下,他落地之后回过身去,反射性地想去接庄羽。庄羽却已经紧跟在他后面稳稳站上了地面,他拍拍裤子上的土,站起来,顺手把陆琛刚才打了活结的绳子解下来,递给他。

“我不在这几年你学了多少技能?”陆琛接过来,把细细的特制尼龙绳塞进随身口袋里。

“多着呢,以后慢慢给你看。”

陆琛笑了。他们对话的声音本来很轻,听在彼此的耳朵里却无比清晰。

 

两人回到安全部交接了工作,中午时分才返回公寓。庄羽一进门就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摸到一个抱枕塞在脑袋下,合上眼睛就不想再起来。陆琛把手里拎着的苹果放好,俯身想把人架起来,催他去洗个澡,然后上床睡。

庄羽不肯,拼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粘在沙发上。陆琛无奈,看准时机一把抽了他脑袋下的抱枕。庄羽的脑袋在柔软的沙发上弹了两下,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噘着嘴爬起来走向浴室。

陆琛这些天偶尔会有幻觉,以为自己还停留在五年前的夏天,那时候他叫庄羽起床,也是这样,要费好大的劲。他觉得一定是自己离开庄羽太久了。

久别重逢,陆琛才意识到时间是一个多神奇的东西。五年,明明一切都变了,但他和庄羽依旧在一起,住在同一个公寓里,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们俩的牙刷摆在一起,毛巾洗发水混着用。

“陆琛哥——”庄羽打开卫生间的门叫他。

“怎么了?”

“有吃的吗?我饿了。”

“我给你做。”

再比如陆琛依旧承包了庄羽的早餐和夜宵。

陆琛烤了个苹果派。他俩蹲在沙发上分着吃,庄羽又抱上了他的电脑,陆琛盯着电视,为了不打扰庄羽,电视音量开得很小。

庄羽咽下最后一口苹果派,听到陆琛没忍住笑出来的声音。

“怎么了?”他问陆琛。

陆琛把音量调大,示意他看电视。

屏幕上,本地新闻的主持人一脸严肃:“昨晚,我市一工厂机房发生盗窃商品生产数据的案件。据当事保安描述,作案人为两人,分工明确。目前警/方正全力追捕二人,更多细节,请让我们连线在现场的勘察人员……”

庄羽也没忍住笑出来。

“上边会处理的吧?”

“当然。”

“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查到我们啊,陆琛哥?”

“你把探头录像都删了,他们去哪儿找?”

“说的也对,以后我把自己的程序签名改成数据大盗怎么样。”

“你那几个小程序就为了蹭邻居的网,不值得。”

庄羽白了他一眼。

“睡觉去吧?”陆琛问。

“嗯。”

陆琛关了电视,轻轻把笔记本电脑从庄羽怀里抽出来,把自己塞进去,庄羽自然而然回抱住他,两个人一起向卧室走去。

陆琛拿被子把庄羽裹好,庄羽乖乖躺在那让他包,临睡前给了他一个吻。

苹果味的。

————————————————

昨天考崩了,来撒糖安慰一下自己。

无料正在准备中。因为校对排版封设这些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所以进度会慢一点,大概还要等两周。这个无料是不会收一分钱的所以数量有限,应该只有十五本左右。具体细节等我做得差不多了再来给大家通报。

热血型写手老C今天也很热血地在撒糖。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