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云月

未来也许一片黑暗,但梦永远活着。

【后勤组/哨向】方舟 1

《哨兵与向导行为守则》

第三条

哨兵之间、向导之间以及哨兵和向导间要遵循基本礼仪,友好和睦相处。

——————————————

石塘码头。

傍晚的海面被夕阳映成一片灿烂的金色,粼粼波光中传来汽笛的一声长鸣,M83号班轮正离开石塘码头,前往东南方的珊瑚岛。M83号班轮由军民合资运营,在这条航线上已经航行了二十多年,每半个月一班,主要负责给坐落于珊瑚岛上的军/方基地和向导学院提供物资,同时也兼营客运和个体货运。

M83装载了大量货物,因此航行速度相对较慢。按照既定航线,约五十六个小时之后,也就是第三天早上,M83才会抵达珊瑚岛。整整三天三夜的旅程对游客来讲有些漫长,因此M83上的旅客一直不多,一层客舱里往往只有不到二十个人。

陆琛现在就在这艘船上。他刚刚结束了休假,上级命令他直接来珊瑚岛报道。作为特战队的一名哨兵,陆琛可以凭军/官/证免费乘坐M83号班轮,这艘船经常会接待哨兵向导等特殊人群,配有静音室,陆琛也懒得在花花绿绿的订票网上浪费时间,干脆直接拎着行李上了船。

陆琛正站在甲板上,海风和海浪的声音让他心旷神怡。他热爱海上的夕阳,这会让他想起刚从哨兵学院毕业之后的那几年。那会他还是个刚上道的愣头青,血气方刚,全身锋芒,导师给他的毕业赠言是好好磨一磨你的锐气,陆琛很敬重他的导师,于是在去向申请表上就填了去海军基层服役。他是那一届学院里唯一一个评级为A+的学员,谁都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挑了个最苦最累的差事。那三四年陆琛随着战/舰漂泊,他去过世界上的各种地方,从基地出发,横跨太平洋,再沿着西风漂流一直到好望角。漫长的旅途让他成熟,也让他爱上了这片景色。后来他被调入了蛟龙突击队——那是现/役的哨兵向导中战斗力最强的特种作战小队,训练繁忙,任务危险艰巨,陆琛没有结合向导,就需要用更多的训练时间来弥补这一不足,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投入到训练中去,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拥抱海上的夕阳了。

他的精神体——一只大山猫——不知从哪儿走出来,把尾巴盘起来蹲在他脚边。一人一猫就这样静静望着船尾西方的海面。他们身后是忙碌的船员。

M83号离港口越来越远,到陆琛站在船尾也看不到石塘码头的时候,一只信天翁自他背后飞来,落在一旁的栏杆上。

“好漂亮的山猫!”

陆琛听到背后有人这样说。

在这艘船上遇到哨兵或者向导并不意外,但这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惊喜,就像小男孩第一次见到机甲模型时一样。

陆琛回过头去,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站在他身后,一双眼睛里盛满了好奇,正盯着他脚边的大山猫看。

“我能摸摸它吗?”对方问。

陆琛微微愣了一下。对方能看到他的精神体,那他不是向导就是哨兵,但这个年龄的向导理应在专门的学校里接受培训,如果是哨兵的话——《哨兵与向导行为守则》第三条,哨向之间的相处要遵守基本礼仪,而在哨兵向导的社交礼仪中,只表示对精神体的兴趣而忽略表达对本人的尊重是非常失礼的举动。

但陆琛看着面前小伙子满脸的期待,还是没忍心拒绝,点了点头。

“真的吗?”那双眸子里的情绪马上变成了惊喜,他走进两步,在大山猫旁边蹲下,慢慢伸出一只手去。

大山猫歪着头打量了他几秒,嗓子里发出咕噜两声,没有动。

陆琛站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他逗猫,心想这小伙子有点意思,他和那么多哨兵向导组队出过任务,见面后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礼节性地握手,从没有人先去和他的精神体打招呼。

这个人怕是个重度猫奴吧?但大山猫又不比一般的家猫,那可是森林猛兽。

陆琛听到身后传来几声轻响,他回头看去,是刚刚停在栏杆上的信天翁,这会正张开翅膀,一声清啸,在空中绕了几个大圈子,停在了船员身旁。然而从刚才开始就在那儿忙着的船员依旧忙着,头都不抬一下,就像根本没看到这只大鸟一样。

陆琛明白了,这是只精神体。

“你好。”小伙子终于恋恋不舍地从大山猫旁边起来,给陆琛打了招呼。

“你好,”陆琛回答说,“我叫陆琛。”

“庄羽!”船舱里有人向他们喊道,“时间到了,快回来!”

被叫做庄羽的年轻人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要回房了,咱们明天再聊吧。”他走了两步,又回头对陆琛说,“我叫庄羽,在六号铺。”

信天翁也飞走了。那双翅膀展开的时候,有一根羽毛飘落在甲板上。陆琛下意识走过去,然而庄羽越走越远,这片羽毛离开了他的精神区域,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在空气中。

庄羽,好名字。

 

晚些时候陆琛去餐厅吃了晚饭,然后去船上的浴室洗了个澡。从浴室回来的时候他路过客舱,正巧看到06的标号在眼前。

鬼使神差地,陆琛去敲了那隔间的门。

“请进。”里面有人回答。

陆琛拉开门,看到庄羽盖着被子靠在床头,正在看书。

“啊,你怎么来了……”

“刚好路过,记得你在六号床,顺便过来看看,”陆琛在他对面的床坐下,“你的事情办完了?”

庄羽无奈地笑了笑,指着自己的手说,“还没呢。”

陆琛这才意识到他左手上正挂着点滴。他站起来走进点滴瓶看了一眼——

“精神凝固剂?”

“嗯……”

精神凝固剂是专门针对向导开发的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在精神力受到损伤的向导,另外,也常用于觉醒初期、精神力极不稳定的向导,以增强他们对自身能力的控制。

“你是向导?”

庄羽点点头。

“你多大?”

“二十一。”

“不在向导学院?”

“我刚觉醒,”庄羽说,他把脑袋靠在床头上,精神凝固剂的副作用让他有点头晕,“正要去珊瑚岛向导学院报告。”

大山猫不知什么时候跟来了,它来到庄羽床边蹲下。

“嗨!又见面了。”庄羽伸手去给山猫顺毛。

“就你一个人吗?”

“嗯?不是,有一位医生和我一起。”

他们说到这里,隔间里又进来一个人,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就是庄羽说的那位医生,他们互相问了好。

陆琛四处看看,没瞧见那只信天翁的影子。他又坐了一会,起身回了自己房间。庄羽依依不舍地和大山猫说了再见。

这个夜晚风平浪静,船平稳地穿行于波涛间,将一座座灯塔抛在身后。陆琛躺在不算宽敞的床上,听着海浪的声音,渐渐入眠。

 

第二天清晨,他在甲板上遇到了昨天的那位医生,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医生姓王,是军医,主要负责医治在作战中受伤的向导。他这次是去珊瑚岛的向导学院进修,顺路把庄羽带过去。

陆琛在哨兵天赋觉醒前也在军医大念过一段时间书,两个人也算有共同话题,就多聊了一会。

他们谈起庄羽。一般来说,哨兵向导的觉醒都发生在青春期前后,觉醒的年龄越大,就意味着这个哨兵或向导的潜力越大。陆琛觉醒的时候十八岁,已经十分少见,当时在军医大还引发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庄羽二十一岁才觉醒,潜力绝对不容小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军/方会专门派一个医生随行。

陆琛正想问王医生是不是知道庄羽的评级,然而他开口之前,突然听到一阵异常的响动,来自右舷货舱。

原本悠悠闲闲摇着尾巴的大山猫一下子绷直了身体,前爪摩擦着地面,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陆琛听到集装箱被利爪撕裂的声音,和那微弱的、属于野兽的叫喊。

 

出事了。

 

TBC

——————————————

来自生日前的爆肝,终于在自己给自己定下的ddl之前把哨向搞出来了,后面应该还有挺长的。地名瞎取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些地方……

怕敏/感词所以一些地方加了斜线希望没有影响到大家。

无料在快递路上了,大概端午节会放出来,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评论(13)

热度(57)